七月 04, 2011

中东路


1933年,希特勒经过那么许多年的努力,终于掌握了德国这个六十多年前诞生新生国家的政权。苏联的应对是把战略重心集中到欧洲,在远东缓和日本之间的关系,把中东路一些路段的权益,售让给了日本的傀儡满洲国。

日本正式控制东北,其实也只是从两年前开始。继续往前推两年,是少帅张学良主持的中东路事件。

1929年5月27日,张学良派兵进入苏联哈尔滨领事馆,拘捕了大量正在领事馆集会的中东路各站地区工厂的职工联合会领导。7月10日,宣布收回中东路,随即查封了大量苏联机构,派白俄接收机务处和车务处等重点单位,逮捕驱逐了苏方管理人员。7月16日,国民政府回应三天前苏方最后通牒时,态度强硬的支持了张学良。10月12日开战,11月17日,东北军防线从满洲里漠河退到了海拉尔以东及兴安岭博克图一代,张学良无视国民政府反对,和苏联谈和。

(这个事件到和三十年前的中越边界冲突有点类似,弱者误解了强者的忍让,然后被现实抽醒。)

中东路事件引发了一系列的后果,比如:张学良从此变成了一个缩卵,两年后一枪不发就把东三省拱手让人;国联的调停力度得到了检验,南京政府预演了两年后的动作:也就是不断的嘴炮。

以及,中共中央总书记一代目----这个头衔听起来很拉风----陈独秀老师被开除出党。

当时中国共产党,缓和点的说,没有什么民族主义色彩,直接点的说法,是纯粹正统根正苗红的五卢布党,比如总书记三代目向忠发老师,就很直接的向共产国际提出过,为了帮助革命,苏联应该出兵中国。于是,张学良被打的满头包的时候,全国人民都情绪高涨大喊苏联必须死的时候,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机构,在极其困难的环境下,依然坚持了原先宣传方针:苏联爸爸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

陈独秀老师作为前core有点看不下去,于是写了封信。结果,陈老师从此不再是中共党员,真是可喜可贺。

这里简要插播一下中东路的缘起,李鸿章在他那著名的环球旅行中签订了中俄密约,其中包括中东路部分,中东路建成后,管理运营都由俄方负责,形成了事实上的租界。苏联成立后,为了外交影响,宣布放弃所有权益,北洋政府没搭理它,过几年之后苏联变卦了,无偿放弃到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里的有偿赎买。张作霖不认帐,在奉俄协定里规定中东路问题由奉苏协商解决。当时作为非政府组织的国民党,孙文越飞宣言的态度是维持现状。

然后时光流逝,从诺门坎战役里,日军知道了摸老虎屁股的后果,东北自此开始就一直都很安静,直到二战末期。

1945年,欧洲战事结束,根据罗斯福和斯大林在雅尔塔协议里划下的大致框架,蒋介石派宋子文去和俄罗斯谈判一揽子中苏条约,大致包括如下内容:旅顺港大连港问题,中东路南满铁路问题,新疆问题,外蒙问题,中共问题。

原子弹的出现大大加速了谈判进程。附件部分:大连为自由港,行政权属中国,苏方任港口主任;旅顺海军基地的防卫,“委托”苏方办理,也就是租借;中东路南满铁路改称长春路,中苏共同所有共同经营,这部分有效期三十年。主体部分:苏联承诺只对国民政府提供政治支持,不干涉新疆问题,以及,外蒙在战后公民投票之后中方应承认其独立。

宋子文了解这个条约的性质,作为签订者在政治上会受到的影响。于是经过一番过程之后,王世杰7月30日出任外交部长,8月15日签订了中苏条约。(顺便说句,王世杰是那位学大汉武立国的首任校长)。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久,毛东东带领大部分重要人员赶赴莫斯科,开始讨论一个新版的中苏条约。在理论上说,当时中国还是可以投靠米国的怀抱,不过双方都知道这个事情不大可能发生,只是作为个手段在谈判之前闪了一下。经过一个多月的谈判,苏方放弃了大连和旅顺的权益,同意移交中长铁路及其全部附属财产,中国同意苏联在战争威胁状态下可以用中长路调动军队,并再次确认了外蒙古的独立。

1955年,苏军从旅顺基地撤出。从1840年开始到这时候为止,中国土地上终于不存在被外国人实际控制的部分。作为民族主义者的毛东东同学,想必很是欣慰,也正因此,对三年后赫鲁晓夫的长波电台和联合舰队提议,才会做出那么激烈的反应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