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31, 2010

写给阿毛的一封信

阿毛卿卿见字如晤,你还好吧,希望没有什么事情正困扰你。

我呢,生活还是和往常一样,都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这两天天气有点冷下来,穿在身上的衣服变多了,洗衣机开动一次要处理的衣服数量也大大上升,滚筒洗衣机天然具有的衣物打结功能给我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不过这比以前大冬天手洗衣服来说,还是轻松很多了。你看,我总是能看到事物好的一面,这算是优点吧。

这两天在看一本书---话是这么说,但其实完全没必要特意给看书这个动作加上什么时间限定,因为最近这好几年,我基本都保持下来了每天看书的习惯。

最近看的这本书是金瓶梅,以“即使没看过至少也听说过”的标准,金瓶梅无疑是第五本四大名著,而且就其质量而言,也可以算是同人作品超越原作的标志性案例了。

我得单刀直入说,金瓶梅的色情描写很让人失望。在现如今色情信息如此发展的今天,这么保守含蓄的几个桥段,程度上大概也就和电视上都能播出的丰胸产品广告差不多。难得我特意买了未删节本,除了知道明朝性爱时流行女方叫男方“达达”--本意为爸爸--助兴之外,基本上没其他任何特别的东西。所以说,封禁起来的东西,虽然在引发好奇心上会更有效果,但大部分情况下,之后发现的落差会让人更加失望。

另外,金瓶梅里,女仆男仆对主人的称呼通常是“爹”和“娘”,不知道进化到“老爷”这个称呼,是发生在什么时候或者什么层次。顺便说一句,这里是可以卖弄豆知识的地方,比如你以后和谁一起看电视,假设是张居正什么的, 仆人进来一说“老爷”,你就立刻可以把电视机砸地上,“什么破玩意,欺负人没文化呢”,然后摆出很有学问的样子告诉旁人这个,旁人会回答“哦,原来这样啊”然后就忙自己的去了,你呢,这个时候就该去豆瓣加 入“为什么我这么牛逼还是没妞喜欢我”小组刷屏。

大约五个小时以前,我刚从超市回来,买了一双保暖拖鞋,和去年某次一样,尺码又买小了。于是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为什么有了去年的教训,我买拖鞋的时候还是没有试穿呢?结论很奇怪:我大概认为在超市里脱鞋子是件很丢脸的事情,明明在商场里可以毫无障碍的把鞋子脱掉的。

刚才突然又想起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说来让你开心一下。

大概初二的时候,我的眼睛已经开始近视了,但是我一直很固执的不肯戴上眼镜--虽然那时候我一点都不胖,根本不用担心别人认为我是个戴眼镜的死胖子--付出的代价自然就是永远得眯上眼睛才看得清楚黑板。晚上的教室灯光昏暗,老师在黑板上写了首词,让我们背,自己很不敬业的去旁边办公室泡美女老师了---顺便说句,这件事情的大概一两个月后,我们在教室宿舍旁边看到他因为失恋从三楼砸下来的很多东西。尽管看不清楚黑板,但我和往常一样很自信采用了大声朗读记忆法....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旁边的小姑娘在我朗诵多次“西北望射灭猿”后终于忍不住告诉我那其实是“西北望射天狼”时候的表情。

当然,其中有段时间我曾经忘记过这个事情,但是后来某一次读到“元嘉草草,封狼居胥”的时候,我又想起来了,因为那节课同时还讲了范仲淹的渔家傲,里面有句“燕然未勒归无计”,我一直印象很深。

杂七杂八的写了这么多,回头看看也挺乱七八糟的,不过时间差不多了,这次就到这里吧,下次也许会写的好一点。

希望你一切顺利。

苏普
2010.12.3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