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09, 2010

你一生的故事

你一生的故事,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观察角度。

一种就是作者特德姜所喜欢的,译者也在前言里说过的,露易丝在学习七肢桶语言的过程中,得到了预知未来的能力,整篇故事是她在接受丈夫要求的时候,对未来的预知,中间夹杂一些对以前学习过程的回忆。

另外一种角度,露易丝在学习七肢桶语言的过程中,改变了线性的思维方式,故事内容,是她在所有这些事情发生之后,对它们进行的回忆。这大概不是作者的原意,不过由于书中奇怪的叙述方式,也勉强可以自圆其说,有些地方甚至还能找到一些支持这个观察角度的点。

最开始有一段,“而你爸爸将和那个我不记得名字的女人一起生活”,本来这里的“记得”可以作为支持论据,因为只有回忆才会说记得,预知大概不会有这个用词,但是后来一查原文,“and your dad will be living with what's-her-name”,没提到remember之类的东西,让我非常失望。

不过没关系,后面还是出现过“remember“,而且次数还不少。点这里,117页到169页之间的都是

书里其实也有说过这种记忆的方法,

“有关未来的记忆好像拼图游戏的拼板,一块块拼合起来,每一块都是过去或未来的岁月,它们并不依次而来顺序拼接,但不久便组合成为长达五十年的记忆。”

其实整篇小说的叙述结构,遵照了这句话的描述,和七肢桶接触的内容作为主体,中间看似随意的插入女儿一生故事的各个片段。

为什么说它看似随意呢,因为在“非零和游戏”那里, 可以看出,片段出现的顺序还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这个词同时连接了七肢桶部分和女儿部分,于是在叙述过程其实也就是露易丝的记忆过程中,被特意放到了一起。

以这个解释作为基础,沙拉钵那里也就好理解了,买沙拉钵的时候,突然插入未来女儿不小心被它砸破头的桥段,只是因为沙拉钵联系了两段记忆,于是顺带回忆了出来,并不表示当时是在预知未来。

这样下来,大部分的东西都算是可以解释,但还是飘着两朵乌云。

第一朵,露易丝背着三岁女儿攀岩的梦,译文里接在你三岁爬楼梯后是,“那时我会想起这个梦”,似乎表示在女儿三岁的时候,就做了一个女儿最后攀岩摔死的梦。不过幸好,原文只是“and i'll remember that dream”。再顺便把上面被梦惊醒那段前后的衔接看作个常见的叙述陷阱,就算蒙混过关了。

第二朵,结尾部分,“我们彼此所说的,双方都预先知道”以及最后“我新获得的能力也不能提供答案”。这个是最头疼的部分,要强行把这里解释为后来回忆时的判断以及整合记忆的能力,很难说是十分妥当,也只好由它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