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9, 2010

诺斯替

一直以来,对基督教的各种问题中,“世界上为什么存在恶”,始终是战斗力最强的那几个之一。其中蕴涵了更为严重的实质性指向:如果神没能力消除恶,那它就不是全能的;如果神有能力而选择不去做,那它就不是善的。简而言之,神不会既全能又善。

不过教会牧师这么多年下来,什么阵仗没见过,各种常见套路,都总结出了对应的官方回答。上面这个问题普遍认为的最佳答案是这样的:恶伴随自由意志而生,神不愿为了消除恶,而去掉人们的自由意志。

当然,接下来的问题顺理成章就是:神有没有能力分离自由意志中的恶。从而一个goto语句又回到了上面。

然后,插入另外一个问题:神有没有能力画出一个方的圆。这个问题的指向是,神的全能到底能不能够超越逻辑。如果恶作为自由意志的属性之一,无法分离,那么它自然也无法画出一个既方又不方的东西。神无法超越逻辑,于是全能的范围限定在逻辑之中,使其有了一点小小的瑕疵。

关于开头那个问题,还有些另外的解答。和主题相关,涉及到基督教义的轻微反宇宙论倾向,有一个是这样的:目前的世界并不是最终的成品,只是一个临时过渡,不完美的东西存在于其中,类似于考场中的考题,通过者会到天堂享受各种完美,通不过者自然去地狱仆街了。

这个解答里,神具有另外一个属性,justice,正义公平诸如此类的。

但是仔细想想,正义和善这两个属性存在着冲突。善体现在神做出的拯救,正义体现在神最终的审判。善的神应该要拯救任何一个人类,正义的神必须把那些不符合训诫的人类轰入地狱。一个神如果不能超越逻辑,就不应该既是正义又是善的。

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古时候的教父们给这个神附加了太多的属性,然后在神所天然具有的极致性发挥下,善必须是无限善,正义必须是无限正义,然后小毛病就出现了。作为基督教初始阶段最著名影响力最大的异端之二---第一名当然是罗马希腊的多神教---的诺斯替教义,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这些问题,在他们的创世设定中,全能的神,善的神,正义的神,各自由不同的角色扮演。

诺斯替世界观:我们所处的世界是由名为掌权者(archos)或者德穆革(demiuge)的低等邪灵创造的,它同时构造了这个世界的黑玛门尼(heimarmene:普遍命运,秩序,律法);但这个世界有某些质料来自神所在的光明世界,光明神要拯救这些质料回到故乡。

关于最初的起源,类似全能神的形象,有些是叫做great mana,有些称为fore-begginer,他们流溢出了第一个生命或者移涌(aeon),共同特点是对产物的漠不关心。以至于摩尼教里干脆就是抛开这个角色不提,纯二元论起源:世界的最初,存在着光明和黑暗。

掌权者是这个世界秩序的维护者,大约可以对应神的公正和正义。不同的教义里,它的形象也略有差别。温和一点的说,它只是无知虚荣狂妄嫉妒的;严厉一点的说法里,它是邪恶的,反对神的。

光明那边勉强可以对应善。当然在不同教义里还是有差别解释。被归类为基督教诺斯替派的马克安福音里,拯救是无任何附加条件白白赐予的恩典,原因只是至高的善。而比如摩尼教的二元论,世界的发展目标是光明和黑暗各安其位,作为黑暗的一方没有拯救的必要,光明单纯只是收集散落的自身而已。收集完成之后,将会有一场大火毁灭这个世界。

诺斯替相关其他一些有趣的部分。

人由肉体(flesh),灵魂(soul,psyche),灵(spirit,pneuma)构成,灵就是那个光明世界的质料,而肉体和灵魂是掌权者为了把灵囚禁在这个世界所创造的。然后根据这三者,诺斯替派把人类分为,属灵的人,属魂的人,和属肉体的人。摩尼教里也有类似分类,蒙拣选者,战士,罪人。这三者的差别大概在于对诺斯的了解程度,不过我想,有这么现成的等级分类,传播过程中肯定变成是教士阶层极为方便的工具。

诺斯替名字里的诺斯,是“知识”的意思,不过在语境里通常限定为对异乡神相关的知识,但从原则上来讲,这个异乡的未知的神,超越这个世界广延所致的最高点,从而实际上是不可知和不可描述的。所以诺斯的本身变成了对于神的不可知性的认识。

握手这个礼节可能最早来自于摩尼教。一方面希腊罗马基督教犹太文化区那时候可能只有表示合约成立的情况下才会握手;摩尼教根据创世神话里的两次握手(生命之母创造原人prime man出发去和黑暗战斗前的伸手,以及活灵把原人从战斗中拉出来伸出的右手),把这个姿势变成了日常生活中的一个礼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