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12, 2010

一句话书评



虽然陈寅恪集还是像一座大山那般压在阅读进度表上,但我还是非常忙里偷闲的找了其他一些比较短小精干的书见缝插针的看。

希特勒万岁,猪死了
这不是政治笑话集,笑话只是一个引子,作者的重点是透过笑话观察第三帝国的政策演进,并得出了一个非常令人悲伤的结论,尽管纳粹偶尔会用政治笑话作为理由判决某人有罪,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方便法门,纳粹并不认为政治笑话会对现实产生多大的影响。

现在网路上经常能看到很多嘲讽政府的妙语,不少都充满了机智灵动,但是,依据作者的结果,即便网路上大部分论坛里,对政府体制不满的声音都是主流,也不会对现实产生什么改变。

很可惜,但事情应该也就是这样。

哲学家在想什么
关于现代著名哲学家正在思考的问题的访谈,涉及到很多方面,伦理,道德,决定论,外部实在性,神,等等等等,唯一的问题是,大部分内容都需要一定基础才能看懂。

银河系公民
凑运费时挑上的,看完后悔了。情节老土,苦儿流浪记太空版。家庭罗曼史(即少年幻想自己虽然如何如何但其实是某个大富翁的私生子)方向的作品,初中生也许会喜欢看。

荒野猎人
可以看出作者对整个小说表达上整体做了精心的设计,第一人称日记体的形式在叙述上可控性很高。但是我对他的行文风格比较不满。

以下剧透注意

大约在第二个巫术爱好者出场那里,作为一个读过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智力正常人,马上意识到除视点者外所有登场人物的叙述都不可信。而日记里,视点者对任何形象的描述都是先采用一个神秘主义的渲染,然后再慢慢告诉你那不过是一条蛇或者什么其他之类,加上后期精神压力大时候的幻想内容,一个叙述陷阱爱好者,这时候容易陷入虚无主义的状态,觉得书里每个描述都是可疑的不可信的。作为推理为主的小说,没有让人做出假设和验证的落脚点,那就很无趣。

以至于我在第三部分的日记里,数次产生要把书飞盘扳盘当茶杯垫的冲动。

另外,作者在谜题的设计上,喜欢使用各种复杂的自制机关道具之类,这和没人知道的暗门一样,是个行险的手段,除了柯南道尔那个恐怖谷,我就没见过其他用暗门机关解决密室杀人问题,还能受到好评的。

经过这本,我大概不会再买文泽尔的书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