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0, 2009

回来了

两周以前的11月5日中午,突然接到通知下午要出发去石家庄出差,随便查了下天气情况便收拾出一个小包出门,后来,茶几就出现了.

11月8日,整个北方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石家庄凑合也算黄河以北,自然没能逃过.
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703/4117276468_4bd36d86f4_o.jpg
这是早晨九点左右,据说五六点时能见度不超过十米,可惜没见到.出门后搭的那辆出租车极为彪悍,什么都看不见也敢不管不顾一路往前冲,幸亏这么彪悍的车只有一辆.

第二天,天气预报是小雪,出门看到那粉状的雪簌簌簌簌下得又密又快,还以为是自己读书少没见过世面,北方的小雪本来就是这样.结果又过了一天,天气预报就改口了,新定位是有气象记录以来河北省最大的一场雪.
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768/4117277370_bd96a82157.jpg
数十厘米的积雪,彪悍的出租车们都不见踪影,偏巧那天还得出稍微远的门,于是只好在雪地里步行,一个多小时后抵达目的地,靠在暖气片旁边缓了口气,默默的脱下鞋子,倒出半鞋冰水.

顺便,这是我特意带过去的全部御寒装备.
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575/4116509381_5312be0b63.jpg

如此这般,能活着回来,也算是可喜可贺了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