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31, 2009

夜行列车

硬座车厢里进站出站时候比较有意思,因为持有非始发站的车票---尽管很少但它们毕竟还是存在---登车的人们一般都会发现自己的座位上坐着人,当然偶尔也会发现是躺着人.气势凛然的大喝一声""你这个座位是我的."然后坐着的人或者离开那躺着很舒服的椅子回去自己的位置上和左边右边的人或者墙壁挤在一起,或者试图说服说我们两个是一起的能不能麻烦师傅你换个位置多谢了啊你抽根烟.刚上车那位不好拒绝,勉强答应下来,过来我左边那三个位置的中间坐着,顺便也让原来在那个位置上睡觉的人坐了起来,不一会儿,他大约闻到了臭味--某人从上车开始就脱鞋子,我已经忍这个味道很久了--犹豫了一会,提着公文包去了他该去的位置,把那对couple赶了回来.然后在后面车站,同样场景又上演了几次.幸亏那对couple行李不多,我想.

没能理解铁道的运行方式之前,我本来计划买八点半经过南京一点左右到杭州那两趟列车其中的一辆,随后就在售票处知道这两趟不是南京始发,票数量很少而且也已经卖完了,一路顺着票找过去,终于发现南京西站12点出发六点半到杭州的有很多票.又一次认识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后,我无奈的接受了夜行列车从上半夜转移到下半夜的现实.

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大约可以认为是在苏州和上海之间,苏州的时候我怀着极大兴趣观摩了一套调座位的过程,上海的十多分钟时间里我还下来逛了一圈. 过了上海,我的脑袋就进入低频节电模式,也就是说,即便当我偶尔从睡眠中醒来,能注意到周围正发生什么,也完全不能理解状况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总体上来 说,当时要是在面前放一面镜子,我应该能看见一个目光呆滞满面油光的弱智形象----顺便,这点是在上海到海宁之间的路上想到的,想完后我傻乐了很久.另 外可能也是在这段时间里发现的有:车轮撞击铁轨连接处会发出的况且况且声变了那个用况且造句的笑话以后的小孩就听不懂了还挺可惜的,卧铺车厢灯出发不久就 灭了硬座车厢的灯却亮着如果要通宵看书应该买硬座的票但是火车晃来晃去这样看书对眼睛不好...等等等等.

七点前的大街空空荡荡,公交车无论如何也得在半个小时之内就能到了,提着袋子上179路车享受随意挑选座位过程时我这么想.悲剧之所以是悲剧就因为人们毫无心理准备呀,这是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我的想法.早高峰晚高峰国庆高峰春节高峰等等之类不管什么高峰文三路其中最拉风的路段之一下面某根水管爆了,花了十几二十分钟挪了好几个路口之后我在车上远远望见了修理车,然后又花了差不多时间挪了另外好几个路口,然后和怀着兴奋心情纷纷赶去上班上学早锻炼买菜的早高峰不期而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