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3, 2009

时间胶囊

时间胶囊是年轻人的浪漫,在八岁的时候把某个东西藏起来,然后到八十岁打开,从中享受时间流逝的快感.现在把这个时间跨度稍微拉长一些,比如说想给一万年之后的地球人留个什么消息,那该怎么办呢?

主要问题大概在于方式载体这两方面.

方式很重要.比如我有个朋友在她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正值八十年代技术大发展---选择了vhs录像带留给将来的自己.结果很多年以后她从冷冻中醒来,找了很多家古董店都没能找到播放器.基本上所有移动硬盘u盘光盘磁带唱片等等所有的此类记录材料都不能用.

电子格式的也比较危险,即便一万年以后的子孙们依然能从那个文件里读出一堆的101010,但那时候大约也不会使用与现在相同的编码方式,也就是说他们拿在手里是一大篇反复加密的密文,文字材料且篇幅够长的情况下,还有一些被破译的可能.当然子孙们的黑科技肯定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搞不好他们天赋属性自带巴别鱼,看0101就跟阅读明文一样,处理信息巨库驾轻就熟,那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最安全的方式还是能被视觉直接感知的,这个方法的弱点就是信息量小,文字依然需要那时候的古文专家来翻译---尽管你可以在里面塞进去几张儿童识字卡和初级物理课本来帮他们加速这个过程.

载体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万一考古学家们辛辛苦苦总算把东西挖出来,结果你留的纸张一接触空气马上风化,那也是竹篮打水肯定急得那些白胡子老头直跳脚.光盘什么的不能用也是这个道理,它们使用的染色材料在理想状况下大约最长可以保存一百年左右.这方面大型雕刻什么的也许会比较占便宜,或者等科学家们过几年再发明出来比塑料更难降解的材料也可以.

最后我们还是可以借鉴一下古人的经验,看看他们在一万年前是怎么给我们留信息的.现在发现的这些古迹大约都是某个山洞里的壁画,或者头骨之类.以此类推,就算不用什么高科技的保存方案,躲到某个气候干燥人迹罕至的山洞里面用炭笔写字画画,然后自己在旁边找个合适的地把自己埋了,考古学家至少也能得到你左边第三颗牙齿被补过之类的信息,只是没什么意思就是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