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11, 2009

70码

被警方提到之后,70码这个词迅速在网路上流传开来,成为了杭州这个所谓品质城市身上的另一个标签.很久以后,人们依然会记得杭州70码的传说吧.

这个事情基本还是由传统媒体所推动,都市快报在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就用了好几个版面进行报道,大幅的照片--尤其是勾肩搭背的那张,迅速引爆了人们的情绪.晚上,几个晚间新闻评论栏目也对此事做了报道.其中长期持有电台电视台粗口许可证的万峰,在网路上最引人注目.节目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AxNTYwNDg=.html

这时候是五月八日晚上,某级政府基于某种理由开始扛起了这件事情,从这个部落格  可以看到.(虽说新浪blog级别较高,大约需要更高等级才能和谐,但安全起见还是全文zt如下)
冒险一博。文二西路飙车夺命事件令人嗟叹。

昨晚本报一位同事给我发来快报电子版链接http://hzdaily.hangzhou.com.cn/dskb/html/2009-05/08/content_666555.htm和19楼相关讨论帖。

今天本报准备核心报道,并持续跟进。


以下是我这边网络观察的一部分报道素材,未整理: 

文二西路飙车夺命事件发生当晚21:20,有目击者将相关经过和照片发在19楼论坛“拉风一派”版面,迅速引起网友关注。网友纷纷跟帖大叹遇难者可怜,并谴责在市区高速飙车致人死亡的行为。

不过,7日深夜到昨日凌晨,跟帖中却意外地出现了一些改装车玩家为肇事者说好话的声音。论坛因此引发了一轮网上掐架。

疑为肇事者玩车同伴的“fangfang”、“修修爱舒舒、“大杭”、“无双aPOLOgizE”、 “555203”等ID在回帖中津津乐道于改装车知识、行人闯红灯被撞死活该、去香港生二胎等话题,并疯狂叫嚣“可惜了好车,修过也不一样了。路上乱窜的狗太多!死了不可惜!可惜车!我最好他死掉保险50万足够!”“生下来的命。定下来的秤!行人不长眼睛。开车要更加小心!”。网友们怒斥飙车族“脑残”。

网上掐架余波未了,昨天,杭州开始了网史上最强大的一次人肉搜索。飙车案的人气最高的一个相关帖子有60多万点击,7000多个回帖。网友将肇事者的一伙脑残同伴的回帖一一截图,发帖进行抨击,并呼吁找到受害者的家人,将肇事者和他的“脑残同伴”们“人肉”出来。

昨天上午,网友已确认遇难者身份。遇难者谭卓系浙江大学通信学院06届通信工程0203班班长,在一家外企工作。昨天上午9点,谭卓父母乘飞机从湖南赶到杭州。其未婚妻听到噩耗后痛哭“我还来不及嫁给他”。从网友提供的照片来看,谭卓笑容自信阳光,正是大好时青春时候,生命却永远定格了。 

肇事者胡斌,杭师体育专业大二学生,圈内人称“丁丁”,是去年F2卡丁车冠军。胡斌飙车早有前科,曾因改装车在市区嚣张耍漂移被交警处罚,并遭媒体曝光。

不过,因为同情遇难浙大男生而希望将肇事者一命抵一名的网友们显然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15:42,有网友发来西湖区交通局的鉴定,事发时车速为70码。消息称肇事者已被保释回家。

“70码的车速怎么能导致飞高5米飞远20米?”车速70码一说令网友不满,成为此案能否平民愤的最关键问题。

细心的网友从高速交警网站查到胡斌车子浙A.608Z0的违章记录。08的12月,肇事者的车曾以2百多码的速度狂飙。“如果交警早就把车主的证吊销了,还会出事吗???”网友将矛头指向交通局。

 15:58,论坛惊现一个与肇事者相近的ID“丁丁EVO”(胡斌在19楼的ID为町町EVO),发帖《你们这帮穷鬼,老子撞都撞了,你们能怎么样》。帖子叫嚣“叫吧叫吧。。。。老子现在照样上网。。。。嫉妒老子有钱啊,你们这帮没钱的,买的起车不?”

同时,浙大论坛流出一封公开信《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浙大学子致杭州市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飙车夺命事件的相关帖子昨天被频频转载,出现在天涯等各大知名论坛。

8日晚八点,浙大学子出现在事发点为遇难学长默哀。

 八点左右,X报的朋友告诉我被和谐了,已收到通知说不让做。那位记者告诉我,请你们要挺住。适时我正在码稿子,很高兴的说我们要做起码俩个版,并且一直报道到事情结束。朋友DANSOND也郑重其事地鼓劲要杭州媒体挺住。

不料几分钟后,我们社长召集几位高层开会,会议结束后,我们也被和谐了!

肇事者身份已被网友查明。但和谐原因并非人家后台硬,上头的说法是,怕学生聚众闹事!

悲哀呀,身为记者的悲哀!

重翻论坛相关帖子,看到网友发帖希望媒体挺住,我很歉然,几欲落泪。

我很想说,对不起,中国的法是不独立的,媒体也是不独立的。我从法学毕业转做记者,依旧无奈。

希望快报挺住。

今天晚上等看快报9日电子版。

 QQ签名改为:文二西路飙车夺命事件,我们被和谐了!快报请挺住!浙大请加油!

 第二天五月九日,都市快报 上没有消息 ,杭州媒体集体失身.晚上,省媒也接到了 "此事不播 "的要求.

最先得知消息还是在昨天上午,《都市快报》四个版面的篇幅让我意识到,这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不出所料,选题会上接到任务,跟S哥哥两路出击,试图还原事实真相。

得知老Z拍到了现场,心里稍微有点底,至少有了第一落点,后续的报道才会好看。先给交警C队打电话,被告知需要征得上级宣传处的同意,已经习惯了吃这种闭门羹的滋味,心里也没觉得异样,联系后被告知此事正在采访申请中,估计下午才会有消息。

时间不等人,两路人马直接奔到交警,得知事故车辆在城西的一个处理中心,于是火速赶到那里,但依旧拒绝采访。H在拍肇事车辆的时候双方发生了冲动,保安甚至抢走了我们的机器,有点嚣张。

由于对方的不配合,临时调整了采访计划,S哥哥采访遇难者家属,我到事发现场寻找肇事者的信息。上帝保佑,我找到了事发时的监控录像,网上各条新闻中出现的监控也全都来自这里,算是有点运气的成分,当其他同行还在为找不到监控而发愁的时候,我拿到了最有力的证据。

采访、出镜,现场的拍摄相对顺利,回单位吃顿午饭,一点半再次赶往事故处理中心,因为之前接到交警通知,说两点有个新闻通气会。毫不夸张地说,该来的媒体都来了,现场媒体的阵势毫不亚于两会报道。读通稿、答记者问,发布会的过程一如既往,只是发布方在回答中显得非常被动,大家的提问让他们有些难以招架,甚至出现了无话可说的窘境。也许所有记者以及在场的谭卓同事都怀着悲愤的情绪和太多的疑问,但交警的回答远不能令众人满意,诚然,他们也有自己的难处,诸如“还在调查中”、“十日后出结果”之类的话多少也在情理之中,可惜“富家子弟撞死青年才俊”这一矛盾的身份对比之下,发布会的内容遭到了各方质疑。

再回单位,写稿、配音、剪片、播出,昨晚的节目用三条报道表明我们的立场,唯独遗憾的是,根据领导的安排,我的稿子主要针对肇事者的来历,对于其它受人关注的问题并未提及,从这一点看,《WAZG》的报道绝对胜过一筹,当然,这也跟他们有充分的制作时间以及综合编辑各频道节目有关。

今天来单位的时候,得知昨晚已经有许多人在事发现场参与了悼念,悲愤的心情也萌生了想做深做大的意念,领导的的想法跟我不谋而合,突然有了动力,因为昨天发布会的素材还有很多没做,所以能做的后续应该还有很多。看看论坛里网友们的发言,感觉获得了莫大的支撑,有那么多人在关注此事,有那么多人给予声援,拥有话语权的我们真的应该为死者,为那些鸣不平的人们做些什么。

明天要开追悼会,据说现场还有仪式悼念,我期待着能站在他们的中间,将百姓心中的不满传得更远。领导马上召开选题会,明确五篇报道的思路并分配了人手,一切准备就绪,心里有些迫不急待。

开会的时候,已经得知了杭州媒体集体失声的情况,作为省媒,也许我们更有责任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肩负起我们的责任。死者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喊,本应青春年华却无辜逝去的生命,看着网友们上传的一个个悼念的视频,心里一阵难受。

特意调整了明天的工作安排,也开始收集资料做着访前的准备,但就在网友们期待声一浪高过一浪,甚至已经有人提出看新闻只看我们的时候,领导突然接到电话,“此事不播。”

面对这个结果,心里一阵的悲哀,为逝去的生命,为我现在的力不从心。那些期待过关注节目的朋友们,真心地向大家说声抱歉,虽然我不能代表节目,但我们真的想过、努力过,只是有些事情实在无法被我们掌握。

办公室里顿时安静,心里明白同事们在想些什么,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人间却仍有太多无奈的哀伤。

一路走好,不曾相识的谭卓,你的笑容,留在了我的记忆里,存进我的磁带上。


五月十日,媒体解禁.都市快报拿出了四个版面 继续跟进,赢得网路赞誉一片,不过转贴的时候都加了这句话:"都市快报顶住压力发稿".青年时报头条通稿,钱江晚报头版.

五月十一日也就是今天,按规定都采用了通稿,不过都市快报还是坚持在第22版 打了个擦边球,做的不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