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7, 2009

年轻人

最近部落格上很多post都用"很久以前"开头,我想,我已经老了.老了之后得面对新问题,比如看到一个年轻人青春洋溢肆无忌惮的时候,就不能用"我们"来概括彼此,而要用"他们"这个词来与之划清界限.

老人们对逝去的东西特别的怀念,看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的青春,被那些死小鬼大把大把的挥霍,在旁边暗自心疼不已嫉妒不已,好像以前在街机厅落寞的看着某个有钱的纱布不断在某个很简单的地方浪费游戏币一样.于是开始自然而然的摆出好为人师的样子,指点那个纱布该如何如何,必备句子之一是"我这是为你好".而那个纱布的心里话通常是"去你妈的,别对我好行不"

蔡康永曾经有一个电视节目叫做两代电力公司,主题是两个世代之间对待事物的差别之类,屏幕右边坐着一群草莓族七年级生飚车党追星族月光族等等等等,左边则通常是四五十岁忧心忡忡面目严肃的大人们.右边不断的用自身经历让左边的几位变得愈发的忧心忡忡面目严肃.很多观众的评论都是"要是我有这样的孩子,一棍子打死".蔡康永本人大概说过类似这样的话"我们都知道他们那样是不好的,因为已经经过了那个阶段;他们将来也会知道,但现在没办法让他们在立刻就能明白这一点."

年轻人叛逆,老年人吹胡子瞪眼又无可奈何.这大概是不可避免总要经历的阶段吧.我想我的这个阶段也许会短一些,因为我很喜欢年轻人,尤其是她们的黑丝袜+绝对领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