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07, 2009

回家

水电
回家三天,其中一天停电,据传是在进行老旧线路改造,以后就不会出现分区停电,到时候要停就会一起停,这让我很满意.之前停电最疯狂的时候,经常看到五米外的隔街灯火通明空调哗哗哗的,而我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摇着扇子和蚊子搏斗.

家里自来龙头出来的水和过年时候一样,都混有一些黑色的杂质--据推测是泥土之类.要经过长时间的沉淀,才能在心理上达到食用标准. 

一两年之前,家里经过一段供水很不稳定的时期,建于十数年前的净水相关装置似乎在那时候种下病根,村里也在早些时候已经划了另外一块地建造新的水厂.那块地在我爷爷坟地那座山的山脚,去年经过的时候已经打好了围墙,今年看到的依然只有围墙.根据一些说法,主管水厂项目的已经落马,水厂的后续资金似乎没着落,估计要等一段时间才有干净的水.

祠堂
之前村里已经有两个祠堂,第三个祠堂年前建成,清明的时候大大热闹了一把,当天祠堂到街上整条路张灯结彩,里面摆了四十多桌的宴席,席后还有娱乐节目放电影--大概是价钱差比较多,所以没请戏班子过来唱戏,这很可惜,我已经很多年没现场看过完整的戏文了.

祠堂的建立离不开头面人物的推动,头面人物通常分为两类,一种是在外面发了财回来的,走在街上会有很多认识不认识的会和他打招呼,另一种就是常驻本地而且年纪比较大,算是德高望重的长辈,经常在村民之间各种协议里以中间人或者证人的身份出现.

效用上来说,祠堂的建立自然可以增强宗族凝聚力,在将来村级别的各种选举之中,大约也会起到一些作用吧.

顺便还有一个挺有意思的,亲戚他们村之前选村长,某人花了很多钱选上,过没多久,被债主追上门,于是潜逃在外,现在代行村长的是他当时的对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