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8, 2008

泥娃娃

我小时候算是一个胆子比较大的人,在小孩圈子里比较流行的怕黑怕蛇或者怕打雷什么的基本上都没有----当然我们那边出来的也没几个怕黑的,那时候三天两头停电,家家必备蜡烛,要怕黑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当然还是存在一些害怕的东西,第一个是庙里的神像,那些身高三四米手里举着各式武器作金刚怒目状的就不说了,手里拿本书笑嘻嘻据称是文曲星的那几位也是让人毛骨悚然,只有土地公体型比较小外加西游记的熏陶,才让人觉得比较亲近一些.第二个出现在电视里,当时琼瑶连续剧风靡大江南北,每到晚上家里的电视就会锁定鬼丈夫,男主角毁容后戴着一个面具出现.我只要看到那个稍微有些反光两眼空洞无神的面具,恐惧感就会充斥脑海,然后便是跑出房间或者转头闭上眼睛.

后来曾经试图分析自己为什么为怕这两个东西,归纳出来的结果是,这些东西具备某些人类的特征,但它们分明就不是,潜意识里无法接受这个冲突,只好笼统的归类为恐惧.后来读到孔老夫子那句发飙骂人的"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也就很自然的认定孔先生小时候大概也有和我差不多的感觉.

我外甥三岁了,他虽然爱好越剧,但是无可避免的还是要经常听儿歌,蹭听到那首泥娃娃的时候,曾经熟悉的感觉又回到心间,不再恐惧,但始终觉得这首歌有点灰暗阴沉.不知道外甥以及其他在婴儿时期听过这首歌的孩子们,长大后回忆这首歌会有什么感受.
泥娃娃 泥娃娃 
一个泥娃娃 
也有那眉毛 也有那眼睛
眼睛不会霎 

泥娃娃 泥娃娃 
一个泥娃娃 也有那鼻子 
也有那嘴巴 嘴巴不说话  

她是个假娃娃 不是个真娃娃
她没有亲爱的妈妈 
也没有爸爸 

泥娃娃 泥娃娃 
一个泥娃娃 我做她妈妈 
我做她爸爸 永远爱着她

下面这个版本来自巴奈的专辑<<泥娃娃>>,这张专辑里很多歌都很好听,但我还是最喜欢这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