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12, 2008

俯卧撑

六十多天以前,一个普通的夏日,贵州一个普通的县城里,死了一个普通的高中女生.随后几天,这个县城成了注目的焦点.这次死亡有许多大同小异的各种版本的故事在网路上流传,细节不断的完善,最后基本变成内容详实文采出色的报告文学.最后的问题在于,它和官方解释南辕北辙.

关于真相,我有一个在日本上小学的高中生朋友,他的口头禅是"真相只有一个",从朴素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当然不会有两个真相,问题只在于真相能否为人所知而已.顺便说一下,我那个高中生朋友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还没小学毕业,大概就是因为经常说这种正确废话的关系.

怀疑论者有三个基本命题."是否存在""如果存在,能否被感知""如果感知,能否把它表达出来".套用一下这个句型,表述一下我在认识过程中的悲观态度.

是否真话
谎言是我们认识真相的大敌,但不幸的是,不论何时何地,人们总是会因为莫明的原因撒莫明的谎.不用那些虚构出来侦破推理小说里的事情作为例子,我有一个在米国当医生的朋友,他瘸了一条腿,忍受着疼痛的折磨,每星期战斗在诊断的第一线,用卓越的判断力和实证主义的精神来救死扶伤.即使是在这种关系到生命的场合,病人和家属们仍然不放弃每个说谎的机会,让他头疼无比,不止一次的抱怨说"everybody lies".

如果是真话,是否代表全部真相
古人创造出来的词汇中,有一个词语叫做"罗织",后面经常跟着"罪名"这两个字.罗织不是无中生有凭空捏造这种即使不经过专业训练街上随便一个普通十岁小孩都能使用的招数,罗织是恰当的组织事实并搭配合适的诛心诱导,从而致人死地的高级技巧.在现代社会,每个自称客观中立的媒体都擅长这个手法,比如3月份的西藏事件等等;国内媒体不方便碰这个方向,于是就轮番上阵在电子游戏网吧网络游戏等主题上演练战术.

针对这一点,我有一个具有奇妙经历的朋友---他曾经用牛奶写信,还擅长和蜜蜂沟通---发表过如下看法:
如果从事实的全部总和、从事实的联系去掌握事实,那末,事实不仅是胜于雄辩的东西,而且是证据确凿的东西。如果不是从全部总和、不是从联系中去掌握事实,而是片断地随便挑选出来的,那么,事实就只能是一种儿戏,或者甚至连儿戏都不如。

如果真相,能否被表达
事情从现实出发传到我们的脑袋里大概要经过这些障碍,当事者表达的意愿,传播者对各种传播手段的掌握,能否绕开各种妨碍信息流通的限制,能否使信息得到最大范围的传播等等.然后继续面对信息过载,和其他更加有趣刺激劲爆的信息争夺眼球.然后还要和谎言和片面事实的互相纠结,让读者作为依据,试图能勾勒出最靠近真相的画面.

因为信息上不对称,我们只能单方面接受,要依靠逻辑或者某个具体的原因从各个版本的描述中鉴别出比较靠谱的一个是十分困难的.但是我们可以利用其它的方法,用我那个在英国生活的比利时胖子朋友的话来说就是这样的:
Les femmes(法语:女人),是不可思议的!她们毫无根据地随意推测——推测的结果往往是正确的,这确实是一种奇迹。真正的原因还不在这一点。女人能够下意识地观察到许多细节的问题,她们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她们的下意识会把这些细节组合在一起——人们把这种现象称这为结果直觉。我对心理学是非常精通的,这些事我都清楚。

 摒弃掉其中有悖于男女平等的论述,基本就是我要表达的意思:相信直觉.

在现实里我们一直都看到城管突击而小贩纷纷四散逃窜.而突然有一天发生了小贩突击而城管倒在血泊里的事情.那么直觉会根据知识背景自动运行,给其中添加上"忍无可忍无需再忍""逼上梁山"等等剧情关键字,从而让整个事情合理化,虽然不一定是真相,只要你不以此为依据试图说服他人,有谁会在意呢?


回到开头的贵州,官方版本的解释里面提到俯卧撑这个细节,被人们当作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从而对其大加嘲讽,"俯卧撑"这个词风靡网络,甚至被gfw列为关键字.不管前后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我对俯卧撑这一点还是有点相信的,这出自于对人类智商下限的信任:政府在长期弄虚作假经验的指引下,大约不至于在这个地方编造这么不靠谱的细节.另外俯卧撑这个事情虽然不合逻辑不合常理,但是处于青春期的高中生,哪个没做过一些不合常理的傻逼事呢.就连我这么低调淳朴的人,也曾经有一次在街上高声背诵六国论,引众人纷纷侧目,当时尚怡然自得,数年之后回想,每每羞惭不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