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 2008

冰火卷3

难道主角没有眼睛吗?难道主角没有五官四肢、没有知觉、没有感情、没有血气吗?他不是吃着同样的食物,同样的武器可以伤害他,同样的医药可以疗治他, 冬天同样会冷,夏天同样会热,就像一个配角一样吗?你们要是用刀剑刺我们,我们不是也会出血的吗?你们要是搔我们的痒,我们不是也会笑起来的吗?你们要是用毒药谋害我们,我们不是也会死的吗?那么要是你们欺侮了我们,我们难道不会复仇吗?要是你们可以领便当,我们难道就不行吗?要是在别的地方我们都跟你们一样,那么在这一点上也是彼此相同的。

马丁在第一二卷已经杀人如麻,但是到了血色婚礼那段我还是吓了一跳,实在太劲爆太刺激太有意思了. 随便预测一下最有可能在第四卷成为马丁刀下之鬼的几个人:史坦尼斯,佛雷,徒利尔家的那个,乔拉莫尔蒙.

在第三卷里,几个史塔克秉持着凛冬将至的箴言,对外界抱有警惕之心,相信自己依靠自己,不断艰难前行.从这个角度来看,sansa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史塔克,她根据外表和王子,骑士,爵士等等之类的头衔来判断人,无法辨别善意或者恶意,她几乎不假思索的相信任何一个接近她的人,然后全心全意的依靠他们,直到被他们抛弃背叛或者羞辱.在这个过程中,她拒绝相信两个真心想帮助她的人,也就是猎狗和提利昂,容貌的原因在其中占了很大一个份额.

她的母亲,徒利家的凯特琳从一开始就讨厌凛冬将至这句话,这大概也体现在了平时的教育方法之中.两个女儿里艾利亚之所以没有被教育成像sansa那么讨人厌的个性,估计是因为从小容貌差距所导致的.稍微逊色的那位会自然趋向于上树掏鸟窝之类的活动,漂亮的那个则是永远保持优雅骄傲虚荣,如果没发生变故一切太平,她应该是史塔克家最得力的外交武器,成为某某公爵夫人,作为维持两家数十年的同盟关系的一个标记.但是很不幸,事情发生了,在应该要依靠自己的时候,sansa手足无措,缺乏判断力,在恶意中依然充满不切实际的童话式幻想,即使知道自己是害死父亲的元凶之一,也无法在性格上做出任何改变.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sansa其实是几个史塔克里最为安逸的一个,其他几个史塔克随时处于生命危险之中,sansa拥有临冬城继承权护体,每天好吃好喝好睡绝无生命之虞,她所忧伤的是"每个人都因为继承权才爱我",这引发了她对自身容貌的不自信,成为了她最挂心的事情.最后马丁大神垂怜,赐予她一个因为容貌才靠近她的人,这下终于该满足了吧.

顺便说一下提利昂,前面的印象是这样的,"我可以面对任何敌人,因为兰尼斯特在我身后;但是当我面对兰尼斯特家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天生的残废侏儒而已."第三卷最后,因为长期积累感情的激烈迸发,终于按照家族箴言"听我怒吼"好好爽了一把,摧毁了剧情到此为止最大的几个安定要素之一,一手推动第四卷里可以预见的君临城风起云涌.他果然也是一个劲爆的男子汉亚.

最后恭喜他的哥哥洗白成功,成为一个重视誓言亲情荣誉的...好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