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16, 2008

决定论

决定论也许起源于经典物理学兴盛的年代,大概是这样的:它假设宇宙的深处存在着一些终极真理/规律/法则之类的东西,每个物体运行的方式都能在其中找到对应的原理.那时候有一个谁曾经号称:只要给我足够的运算能力和宇宙中某个时刻每个物体的状态.我就能推断出将来任意时刻任意哪个物体的状态.后来就被人讥笑,因为那两个前提应该只是属于神的领域,与其要求这些半瓶水,还不如干脆假设自己全知全能呢.

抛开预测之类的不谈,某个时刻所有物体的状态是确定的,那些终极原理也是确定的,既然所有物体都按照真理来运行,那么它们所前进的方向自然也是被决定了的.也就是说尽管预知也许只是属于神的专利,但是推断出未来是确定的这一点也算是顺理成章.

决定论描述的世界里,没有"选择"这个东西,尽管表面上你好像面临很多选项比如救落水的女朋友还是母亲,救翠妮蒂还是锡安等等之类.但是这些都只是幻象,你的选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被决定.如果把每次选择都弄成一个树状分支的话,你回忆过去可能会想象出一个超大的树状图,这些当然也都是幻觉,因为不管如何,实际上你只走了其中的一条线而已,其他的选项对你来说根本不存在,未来也是一样.

自由意志是由一个个的选择所构成的,否认的选择的存在自然也就是否认了自由意志.牵扯到自由意志就会变的很麻烦,毕竟没多少人会认为自己根本就是一个设定好了的发条小人.于是只好提出折中方案:那些终极真理中并不全部都是描述"一个苹果从树上落到地上速度会是多少"之类参数全部确定的,另外可能有一些是那种"一个光子同时穿过两条缝,自己和自己干涉,然后落到某一个地方"包含不确定因素的.这些不确定的部分就给自由意志留下了活动的空间,让人可以稍微自我安慰一下.

当然也有继续维护决定论美学的原教旨主义者:那些不确定的因素实际上不存在,只是由于我们目前的认识方法无法理解和知识水平无法描述而已.关于这点可以举个例子,比如边长为一的正方形,它的对角线长度当然是一个确定的值,但是如果有人拿这个问题去问那群毕达哥拉斯学派的人,就会被打成异端然后处死.因为他们掌握的方法只到分数和小数为止,根号之类的东西还没发明,所以无法精确描述正方形对角线长度的值.

总体上来说决定论也是一个逻辑完备还算能够自圆其说的理论,但是和其他很多具备同样条件的理论一样有个弱点,就是它根本没什么用处,告诉你未来都是确定的但是偏偏不说到底会怎样,装神弄鬼的除了惹人心烦之外没多大意义.就像伟大的哲学电影matrix所描述的,neo一开始被oracle的装神弄鬼吓到,连个糖都不敢好好的吃,后来想明白了反正oracle这个机器人卧底也无法明白的告诉自己未来,只好一切都交由看起来似乎是幻觉的自由意志来决定,最后对着狮滅世大喊一声"because i chose this"然后干净的自爆了事. 

课本教导我们:世界观要落实到方法论能够指点我们的行为才算可以,其他的统统用奥卡姆剃刀阉掉就是了,不然这么多七七八八的理论哪顾的过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