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03, 2007

神武v1c6

日文拟声词真讨厌.什么きいんん、ばく.现实里有这种声音么..


第六章

夜空里,赤红的血花飞舞

咲椰右手的手腕于身体分开,静静的落到了地面上.
雪乃马上又回过刀来,从咲椰的左脚上插了下去,钉住了咲椰的动作.
"!!"
"呵呵呵,不要随便分心亚.不过这样还能避开要害,算不错啦"
"...."
但是,咲椰还是连看都不看眼前的雪乃,而好像是在注意着什么其他的东西..也许说是寻找更加合适
那个表情也不是至今为止一直在战斗,冷血,冰冷的铁块一样的战士,而是一个普通的少女
脸上的表情也不像是在刚才战斗中冷静坚毅的战士会出现的表情,这时候的她,大概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吧.

"...真是火大.不管怎样装作没听到,对你现在都没什么帮助.居然还摆出那种表情.."
雪乃向随从的少女伸出了手,似乎被眼前场景吓呆的两个少女,回过神来靠近了雪乃.
雪乃从少女手中接过安纲,从剑鞘里拔了出来.
嗡.....
"就用你的爱刀来做个了结吧."


"啊."
就在那个瞬间,飞扑向前的雪乃,斩落了咲椰的手腕.
然后,雪乃似乎还要杀了咲椰.
不行.

雪乃沉浸在眼前的胜利中,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两个随从少女,也只会把眼神钉在雪乃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周围.
只有一个人,咲椰除外...
"不要.不要过来,安纲....."


雪乃一个突刺贯通了咲椰的身体,然后放开.
但是...
"啊?....啊.."
雪乃惊讶的连脚都在发抖,站立不住,身子一晃坐到了地上
"哥..哥,为什..么"

怎么回事,挺不可思议的,好像一点都不痛
反而被一种无法言说的安心感所包围.
嗡.....
(什么东西)
一堆的影像在眼前流过.
(这是,这把刀的记忆?)
.....
"我是安纲"
"你是?.."
"咲椰么...你有一个非常好的名字呢"
"好,决定了,我就跟着你吧"
"为你取回真正的笑容"
(....)
"不管你的身体变成怎样,我都喜欢你"
"只要你在,就足够了"
(...)
"这是...这样的东西...是神吗"
"这已经是第二次向神什么的东西祈祷了"
(...)
"可以哭么?"
"你的悲伤,我们感受到了"
(...)
"不能死,绝对"
"我什么力量都没有"
"连保护那个人都做不到"
"还不能呆在她的身边"
"所以"
"以我的生命為賭注.."
(...)

"被永遠的牢獄所囚禁,眾神的新娘.."
嗡.
"一絲的希望.."
嗡.
"斬開黑暗的刀刃.."
嗡..
"開辟通向明日的光明.."
"銘文是安綱"
"這把太刀,擁有我的御靈"
"不會折斷,不會生銹"
"永遠的..只為了保護那個人所生的東西"
"再加入我.."

擔心的看著我的臉,最喜歡的人的那张臉.
"...振作些...綱...我們不是約好的么?..要一直在一起,要一起活下去..."
額頭上放著的稍微有點冷的手掌的觸感很好.
"要是又變成孤獨一人的話...我也不能行了"
幾滴淚向雨似的落在我的臉上.
好溫暖.
"如果失去你...我...."
....對不起.....不過,沒事的....
....我的那半身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會一直都保護你的..
所以,不要露出這么悲傷的表情
讓我看看你的笑容吧.
再一次,看看你的笑容....
"安綱"
注視著我的那張臉,勉強的擠出了一絲微笑.
這是我最喜歡的人的笑容.
...以后還會再見的吧...
...所以,活下去...
...要繼續活下...去...
...我最重要的...
"咲椰.."

嗡....

(....)
(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我是安綱)
保護著咲椰,
和咲椰一起生活的東西
一直保護著你,一直,一直...
謝謝
謝謝
眼淚流了出來
終于,終于再見到了
..

"安綱.."
咲椰在哭,又是..因為我.
"好久不見,咲椰"
我也在哭..
"啊....你...難道記憶已經..."
"嗯,拿到了這個東西上面的回憶"
"安綱.."
我的手轻轻的抚过咲椰的脸.
"稍微,好像胖了一點.."
我露出了一丝微笑
"笨蛋..."
咲椰也是微笑著.
"我,,有很多話想和你說."
"嗯,不过現在先不要,等一下再慢慢聽你說話,所以...."
深呼吸了一下,說出了最想說的那句話
"再次见面,我很高兴,我一直都在找你."
"...."
顫抖著的聲音,咲椰回答
"..我也是.."
只是短短的對話.
但是,這卻把用盡所有語言都不能表達的二人腦中的千頭萬緒都傳達給了對方.


一下子把劍拔了出來,咲椰的左手覆蓋在我的傷口上.
心里好痛..
"我沒問題,咲椰你的身體還好吧"
"先不要說話.."
".."
".."
咲椰的手按著我的傷口,
好像傳了什么東西過來,咲椰的表情稍稍放緩
"..太好了,不是致命傷,這樣的話我的力量就可以弄好"
"這樣么,..那么就.."
"不愧是你做出来的刀,能察覺到主人的心意呢"
"咲椰..那個.."


"啊!!!!!!!!"
這個時候,突然聽到了一聲象一捐布匹被撕開似的慘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