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5, 2007

神武v1c1

第一話 再會
序章

我...高原總司,從記事開始,就一直做著同一個夢
自己死掉的夢...
和重要的某人永遠分離的夢...
但是,那個重要的誰的臉,卻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只看到她似乎穿著和現代巫女服類似的服裝,大概是有一頭又長又漂亮黑發的少女
雖然還不能很清楚的感受到,但是那個少女悲痛的聲音和感覺,每次都透過這個夢,和我的感覺緊緊的連在一起.
對不起...
不能和你再在一起了...
不能繼續呆在你的旁边了..
不能遵守約定了..

"..啊.."
又來了..
忘了幾歲開始似乎就沒有比這感觉更糟的事了,每當做到這個夢的時候,就一定會流下許多的眼泪.

真是的.
用t恤領子代替毛巾隨便擦了下淚水.

小時候,把這個夢和父母..雖然只是義父母..講過,因為他們好像十分擔心的樣子,現在的話做這個夢的事也只有小時候的朋友才知道了.

義父母的意思..當然就是指他們不是我真正的父母,我小時候被丟在孤兒院門口,然后在那里長大,后來被我的現在的父母領養."被扔在孤兒院門口"..這件事也只是從孤兒院長那里聽到的,實際上到底怎樣我也不清楚.孤兒院開始到5歲為止那部分的記憶我全都想不起來,和那五年有關的大概也只有身上還沒消失掉的幾顆痣而已

到底有什么意思呢?那五年里發生過什么事情嗎?那些事情,和這個夢有沒有關系呢?
....
不管怎樣,現在我已經離開了義父母,一個人在外面生活.當然,也不是說我對現在的父母有什么不滿.相反的,對于把我當作親生兒子一樣重要的那兩個人,我也同樣把他們當成親生父母一樣在愛他們.

但是,我自己還是經常感覺到說不清楚的違和感.不管在哪里,和誰在一起,"這不是我自己所住的地方"..我經常會這樣想.

"想一個人好好考慮一些東西",擺出一個這樣沒道理的理由,升學的同時就離開了家庭.雖然至今還沒有想到答案,"這個夢,果然還是在什么地方發生過的吧?"這樣的想法卻開始一天比一天強烈了起來

要是明白了這個夢的意思,會不會發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呢,要是能找到這個夢的答案的話.....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抬起頭看了一下時鐘.
現在八點十五分.
"糟糕!!"
我迅速披上制服套上亂丟在地上的鞋子,跳了起來.

"哈...結束了"
今天的課程結束,我接著便要去打工了.因為說過父母沒什么必要性之類的話,所以感覺自己的學費還是要自己工作來掙,所以每天放學后都要去打工.去打工的路上,我腦袋里還在考慮今天早上又做到的那個夢.
"...."
".....司"
"...总司!等一下,再不专心走路的话就要撞到人了哟."
聽到熟悉的聲音,心中自然的浮現出她的臉.
"是雪乃啊.."
"什么'是雪乃啊',一邊想事情一邊走路很危險,不是一直讓你要小心點么."
"啊...是"
"剛才恰好從旁邊走過,如果我想看你摔跤的樣子的話,你早就.."
她把手叉到腰間,開始進入了碎碎念模式.
"是是...恰好..呢"
"什.什么意思..真的是恰好經過而已.."
"是是,我知道,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
她叫月詠雪乃,比我小一歲.世界聞名的月詠財團的大小姐,和我出身于同一个的孤兒院,我们之间大概也就是所說的幼馴染或者兄妹類似的關系.孤兒院時代里,總是叫著我"お兄ちゃん"片刻也離不開我.我也把雪乃作為真正的妹妹那樣當作重要的人來看待.

實際上,當時雪乃的存在對我也是一個救贖.那時喪失記憶,關閉心門的我,總是貼在我旁边的雪乃,什么都不說,只是在我的身邊.接受那個雪乃的溫暖,自己也打开了封閉的心門.同樣的,我对于雪乃本身大概也是類似的作用.我来到孤儿院之前,她也封闭着自己,从来没有和谁说过话.相互之間都觉得彼此都很重要,我们大概就是那樣的關系.

然后經過了幾年,見到贊助孤兒院的月詠財團會長后,雪乃就成了月詠家的養女.最開始,雪乃也很頑強的抗拒要離開我這件事.后來也是我說服了她接受領養.當然,實際上我也不想和雪乃分開,但是為她本身考慮,這樣的處理應該是最好的.分別的時候,真的十分痛苦.分離的那天,她一直在車子里哭著對著我招手,说着"一定要聯系我.."之類的话.但是,那以后和她的聯系好像就斷絕了.我開始感覺到可能會聯絡不到的時候,就開始拼命的打電話,寫信,但還是沒有任何回音.雖然很擔心,但是他們告訴我,和我的關系大概會影響到她的幸福.后來我也被現在的父母領養,以為就這樣了..

然后一年前,她突然出現在面前的時候,我真的十分驚訝.
"貴安,お兄ちゃん"
那是她的第一句話.接受成為財團大小姐的教育之后,从坐姿站姿到整个气质全部都變了.外表看來也完全是大人,脸蛋上除了眼睛之外完全沒有以前的樣子.但是我也馬上就確定是她."不想要一個人.."總是表達著這種不安的眼睛,拉著我襯衫的小雪乃,就是那樣的眼神讓我確信是她.

"為什么到了現在才來看我.""至今為止發生了些什么"想知道的事情多的象一座山,每件事都很想知道.不过雪乃自己不想說的話,不聽也沒關系.我這樣的想著.而且,不管過去怎樣,現在的她看起來很幸福,這樣就好.不管怎樣..

那之后,


那之后,雪乃總是隨便找個理由到我這里,問我一些之前七七八八的,或者幫忙做些什么事情,就好像要把至今為止分開的時間都拿回來一樣.雪乃在的缘故,也帮了我很大的忙.過去也好現在也好,對于我來說,和雪乃一起經過的時間總是十分的重要.

"呵呵呵..."
"嗯,有什么奇怪的么"
"沒.只是想起了過去的你.打雷的時候嚇得大哭,后來躲進了我的被窩.."
"!?....真是的..這些事情就忘掉吧...只會記得這些事么"
"大概吧.和雪乃一起的事情,總是記得的呢"
"這樣....我也一樣,和哥一起的事情,也一直都是記得"
突然..望著遠處的雪乃微笑著,仿佛又回到了小時候

不知道是她自己沒注意,還是松懈了下來,她沒有叫我總司,而是又叫了我"お兄ちゃん".已經和小時候不一樣了,就叫名字來代替吧,這樣說的,也是雪乃自己.

"剛才,還是在想那個夢的事情么"
"嗯?啊...今早又做了夢的緣故"
"..."
"怎么了"
"不.沒什么.."
"?"
"不說這個了.你現在不是要去打工么,可以的話,我送你過去吧"
一邊這么說,一邊指著稍微前面的路邊停著的黑色車子.車旁邊還是之前一樣,站著司機是還有服侍雪乃的兩人,穿著和她一樣的大小姐學園制服的兩個少女.
(呃)
迎上了那兩個人針刺一般的視線.
(果然,還是不怎么歡迎的樣子)
"..不了,不用麻煩了.反正也不是那么遠的地方,而且順路還有另外的地方要去."
"那樣啊...對我不用擔心什么麻煩之類的東西哦."
"..那下次再拜托你好了"
"知道了.那么,路上小心"
虽然看起來稍微有點失望的樣子,為了表示自己明白了的挺直了身子,優雅的點了點頭,轉身向著車子走了過去..

"...呼..."
回到了車上的雪乃,象是為了平靜稍微亂了一點的呼吸,闭上眼睛輕輕吁了一口氣
"...."
偷看著雪乃,對面座位上坐著的少女其中的一個,下了決心似的發出了聲音:
"姐姐大人...姐姐大人為什么要對那個男的關心到這種地步亞"
"!!"
這個問題還沒問完,這位少女旁邊坐著的另外那個少女,散发出了旁人都能感受到的紧张感.
不过,少女沒注意到氣氛不对,還在繼續往下說:
"那種沒什么特別的普通男人,和姐姐大人很不適合..."

呼的一聲
突然之間伸出來的雪乃的手,抓住了少女的頭
"...."
格格格的幾聲
骨頭斷掉那种令人討厭的聲音,在車內響起.被抓住的少女沒發出什么聲音,只是四肢不斷的痙攣.

鈴鈴鈴
這時,雪乃的手機發出了扰人的呼入鈴聲.就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雪乃從那個被抓住的少女頭上放開了手,拿出了手機.
"是,我是雪乃....義父大人?"
雪乃的聲音稍微有點變了一些
"..是.那個東西還是沒什么特別的动作"
"..是.按指示傳達了不要出手的命令...有动作的話會和你聯系的..就這樣.."
把手機放了回去,對著眼前的少女,慢慢的说话:
"..侮辱那個人的話,就是侮辱我.說話要注意些"
馬上就閉上眼睛失去意識的少女,沒有聽到雪乃的這句話.但是,雪乃也沒特別在意,把目光投向窗外,一個人自言自語:
"妨礙我和哥哥的.不管是誰,绝不饒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