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28, 2006

home

因为去年国庆汽车东站人山人海的印象太过深刻,所以今天早上坐着516经过东站前面广场的时候看到只是三三俩俩的人群的时候,我不禁陷入了自我怀疑之中,总疑心眼前所见的乃是幻象,或者记忆又被自己单方面的强化给混乱了.不过不管怎样,既然原先计划内穿越广场的三十分钟时间空余了下来,我至少有时间好好的吃一顿早饭了。很有先见之名带上的那本杂志这时候派上了大用场,吃完饭后用这本已经翻过两遍的东西成功赖在座位上打发掉了本来也许会是在空气混浊人群嘈杂的候车大厅里度过的一个小时,然后慢吞吞的逛向候车室。扑面而来的一行大字告诉我,因为大雾,许多航班可能延期。随后我挤到检票口看到了前面挂着杭州-宁海牌子的那辆车,于是稍微庆幸了一下。

车上的两个多小时一般来说相当乏味,这次尤甚,因为车载电视今回放的电影是无极。本来看了英雄大失所望之后不打算看无极的,想不到它居然这么的无孔不入,被逼无奈之下只好看了一番。第二部电影是杀破狼,没放完就到站了,很可惜。如果先放杀破狼再放无极就好了,不像现在只能以“作为看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前期准备”来进行自我安慰。

下车后大概过了两个多小时,我到宁海的东站准备赶车进行接下来的路程。没有人山人海,不过到长街的车子座位依然充满了竞争,幸运的是今次预测准确站位恰当,车子停下时候门就开在我的面前,于是我抢在那群跟着汽车跑路的人之前进入了车子。但是上车后十多分钟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叫做福兮祸所依,汽车在收费站前发现故障,驾驶员婆婆妈妈的处理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放弃,然后请示上级派了一辆空车过来,如此这般的又耗了半个多小时,眼睁睁的看着旁边一辆一辆的车子耀武扬威的呼啸而过,心里可真tmd难受。然后发现表妹的短信,她的临客截至目前晚点八个小时,预计到站时间估计只有可怜的上帝才知道,当真才是“君问归期未有期”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