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1, 2005

slippers

进行所谓的几纵几横改造许多天了,今天下班路过武林广场的时候发现一大片路被水淹没,估计是施工的时候日到了什么水管之类,周围骑车的大娘大爷们纷纷愁眉苦脸的打算改道。我自然不会这么干,于是仗着自行车继续前行,开始水尚浅,行十数米,水面已经碰到鞋底,回头既不可能,只好死命往前骑,终于趟过水域之后,左脚的鞋子进了一些水,右脚基本正常。

这时我突然十分怀念大学的时候,因为四年的大学其中三年半时间是穿着拖鞋.如果现在还是大学,脚上自然会是那双从高中就开始穿的拖鞋,那便根本不用担心进水的问题。但很不幸的现在脚上却是一双浸在水里的布制鞋子,泡在水里蹬着自行车的左脚感觉十分奇妙,好像在踩着一只死去多时的肥蛤蟆一般---虽然我没真切的踩过这种东西,不过当时我就是这么感觉的。

勉强前行了几十米左右吧,终于无法忍受了。于是在路边停下车子,仔细的解掉了鞋带,然后脱下了左脚的鞋子,鞋口往下倒了倒----倒出的水量没有我想象的多,确切的说是根本没倒出什么水来----然后把鞋子放到车篓里(刚在两天前把车篓固定了一下),继续脱下湿淋淋的袜子,同样放到了车篓;虽然右脚基本无事,不过公平起见还是对其实行了同样的操作。

光脚骑着自行车,我的心情愉快极了,有点兴奋得冒汗,甚至一阵一阵的寒风割将过来也不觉得冷了。红灯下,有几个穿着那种万年不变的运动服校服的中学生模样小孩,其中一个似乎是发现我没穿鞋子后很兴奋,转头向同伴耳语了几句,然后一群人便一起扭头看将过来,声势颇有些浩大,于是我有点羞涩的把脚往后挪了挪,想用车轮子象征性的抵挡一下他们的视线,但是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

回到住处上楼梯停车的时候发现,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可真是十分的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