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08, 2005

ghost

小学的时候经常做一些疯狂的事情,比如很认真地比谁到校最早的那段时间,我曾经在四点钟就坐在校门口,一边领略冬天的寒风凛冽,一边打算到时候怎么向第二个到校的人炫耀一番;还有一段时间流行起摸黑爬山来,具体就是赶在早上天亮之前爬到山上的基地,自然是不许用照明工具的,现在想起来对那时候的胆量还是有点惊讶,因为上山那条路野坟很多,而且似乎有一次我还一个人靠在某个墓碑前吃早点来着。

当然不是所有人的胆子都这么大,就是以前说起的住校生同学,开始还和我们爬过几次,后来那个图书馆后面的山上有一块地似乎是谁家的,有一天作了一个坟,装修挺好的那种,比起上面那些野坟。于是他晚上一个人住在那里就开始胡思乱想的自己吓自己,后来叫他怎么也不肯上山了;于是无聊的开始搜集鬼故事,每天讲故事给他听,虽然那时候普遍缺乏一边营造气氛一边绘声绘色吓人的本事,不过显然还是对那个同学造成了一些困扰,具体表现为有一天要求一个同学陪他睡觉。

这时候一些奇怪的想法开始冒了出来,比如早点上山在远处晃夜明珠(那种弹性很好灯下面一烤就会发荧光的小球)来冒充鬼火,或者是躲在坟后学猫叫之类。每天争相讨论,然后赌咒发誓明天一定这么干一次,弄得我后来上山都时刻警惕周围的坟地。但是无论发表风格还是实行效率,那时的我们都和布拉特有一拼;直到爬山这股风潮过去,这些方案都没能从策划者的脑袋里走出来过,至今仍是一大憾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