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07, 2005

induce

因为无聊,所以很久之前也开始看起了报纸,为了更物尽其用的打发时间总是翻来复去的看,所以对报纸可读性方面也算有了一些了解,除了头版二版之外,其余彩票版是最有趣的,比如足球彩票预测,有时候会看到类似这种煞有其事的推荐,“……我们只注重了单场胜负的关系,而忽视了彩票的操作手法,事实上之前的5期这个位置都是3,因此继续出现3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最开始看到类似言论的时候觉得有点奇怪,怎么这种伪科学手法还能天天上报纸,后来发现几乎其他所有彩票预测都是类似的方法,于是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种手法的逻辑是这样的,先假定彩票中奖号码遵循某种规律或联系,于是我们通过归纳法分析得出这个规律,然后再用这个得出的规律来指导我们挑选号码。虽然这个过程和科学上的研究很相似,先假设方向,然后探索,但不幸的是,它缺少了求证这最重要的一环。归纳出来的结论如果没有推理论证或者检验数据的支撑,就毫无用处,而且会变成一种叫做经验主义的东西。当然彩票这个例子是最开始的假设就有问题,就算给我中一个五百万,我也还是不相信英超意甲的比赛结果与它们在中国足彩上的排列位置直接相关。

另外:
现在回想一下,用彩票预测手法来处理事情的情况还是很多,比如以前的大半少年犯都玩街机,现在的大半自杀少年都玩网游之类,虽然归纳之后的论证过程还是一如既往地莫名其妙,不过显然那些弱智结论因为受到普遍欢迎而持续的存在,记者们有个安全的目标在填充版面的时候顺便可以满足它们自以为是的正义感,父母学校们又可以轻松推托掉本身教育不当的责任,反正出了事有喇叭裤、变形金刚、街机厅、武侠小说、《蛊惑仔》、日本漫画、网吧、网络游戏等等资本主义大毒草顶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