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8, 2005

gov

那是许多年前的一个九月,911发生后,到处都战作一团,有人说明明是美国政府作的龌龊事,拉登却找了美国民众来出气,可见丫也是个只能捏软柿子的主。---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政府和人民是两回事,推论就是政府和国家是两回事,远远超越了本身意识中党和国家是两回事的概念。于是兴奋无比,到处活蹦乱跳,原来把政府和国家等同的话,腹诽政府的时候就会觉得有点不自在--你怎么能说祖国母亲的不是,现在没了这个限制,终于可以无所阻碍的臧否东西了。
不过后来想了一想,那个关于拉登找米国民众出气的说法也是挺无耻的,米国政府到处在世界上寻求米国利益的时候得益的可都是全体米国人,怎么犯了事了就能拍拍屁股说是布什那小丫挺闹事,和老子没关系。而且退一万步讲,你丫的米国不是民主么,政府的头头可是你们投票选出来的,政府干了什么自然民众们是要平摊责任的。想到了这一点,心里又是很高兴,因为这么说起来的话,万一我们的政府干了什么坏事(当然在党英明伟大的指引下,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是一点责任都没有的,成功为自己找到了摆脱责任的方法总是让人心情愉快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