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02, 2005

monkey

    总是洋溢着莫名其妙的优越感的读者之流杂志,上面有一类的文章便喜欢是以外国科学家作实验开头的---至于为什么不说是国内专家或者清华博士之类,我估摸 着怕是担心那些专家们忙着为苏丹红申辩从而没空作实验吧---那些外国科学家找到一群猴子,关进笼子,然后变着法儿用水枪和香蕉调戏这群猴子.比如一有猴 子拿香蕉便用水枪射全体猴子,一直到最后这些猴子们开始自发的维护香蕉的安全,不仅自己不去拿,看到有新猴子作势要拿便群起而日之.对这些实验我是向来有 一点怀疑的,一则没有具体出处人名,二则读者只是拿这个作由头,于是常常寻思这莫不是他们编出来糊弄的,就像我以前初中的时候经常在议论文里伪造爱因斯坦 煮怀表的典故一般.
    今天想起这个猴子的故事是因为看到了这个post的第二条,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顺便反省了一下前面自己的想法,发现似乎自己也有些变成了科学家手里的猴子一般,那些科学家还没射呢,自己就已经开始心体上意,主动顺从水枪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了.另外联想到前次看到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网站时候的惊讶,便越发的嫌弃起自己来.不过既然已经成了受训后的猴子,要扭转过来却也是很难能够,以后只得时时提醒自己,便也就罢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