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13, 2005

又开始脑袋跑火车了

  • 只见此人分明昏了脑袋,一双泼风大刀却依旧使得飞快,一边乱将打来,一边口中不知胡言乱语些甚么,老奴见状害怕,便连忙跑来报于主子 知晓。
    呃,那种明清小说的风格要模仿起来果然很麻烦,根本找不准那种feel亚,遣词造句的文法也有些不同。

  • 每次我提起心来想读佛经的时候,总是被一开篇那稀里糊涂的文字干的人仰马翻,应该说史书笔记之类读起来也不是很卡,怎么古时候的翻译 作品就这么废呢。但是 白话文的佛经却缺少了装逼的用途,因此就一直搁着没动,所有对佛的了解都来自于电视剧,教科书和自己的yy,似乎用了解这个词也有点不大合适,毕竟自己 yy的部分占了大多数。所以贪和痴在我脑子里经常混起来变成了一个概念,变成了和无欲则刚这句话类似

  • 作为这个最有lifestyle feel的it公司的力捧新人,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ipod nano杀得对手片甲不留的同时,掌风余波之下,ipod mini也被震了个七晕八素,和当年的cd320类似,凭着牛逼得超频性伤敌无数战果累累,却也不小心误伤了旁边观战的自家兄弟p4 3.2e。

  • 在八年之后,风姿物语终于写到了最后一个字,虽然我没能看到这篇最好的网络小说的开端,不过终于也是见证了它的收工部分

  • 狂风乱我心,西挂长安树-----李白的诗,以前根据当时的心情由着性子乱改了两处,并十分自我感觉良好的觉得比原句牛,现在看看当 真傻b的不得了。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