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19, 2005

remember the time.to north

   很久以前的传说故事,某位书生每天前往一个什么地方读书,然后让老婆天天送饭给他,但是路途遥远,老婆每次送到之后饭都是凉的,于是老婆想了个办法,带一个超级高温的鸡油煲然后再加一些小菜,到了之后鸡油保温效果极佳,然后意外的发觉这样的做法十分美味,于是和大部分类似的传说一样,这个书生只好考上了状元,然后这个做法也名扬天下,因为每次送饭都要过一座小桥,于是称之为过桥米线。
   而我碰到过桥米线的过程就十分朴实了-------经常去的那家小饭馆隔壁开了一家过桥米线馆,于是就改上这家米线馆。因为也算是熟客,所以后来每次饭馆老板总是很哀怨的看着我走进隔壁的大门。第一次去的时候是和两个同学一起,三个人加起来都没怎么见过过桥米线,看着各自面前端上来的一脸盆的鸡汤和大大小小这许多碟子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服务生小姐见状轻笑,过来为我们演示,先倒进鹌鹑蛋,然后是那种小体积的笋,酥肉之类,最后是大片的白菜,最最后才是米线,另外小碟子是要收走的,放米线的碗和汤匙留下喝汤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变魔术一般的操作,一会香气四溢的过桥米线便成功出现了,随后的十几分钟里,享受到了有史以来几次最愉快的吃面经历之一。这个学期准备回家路上方便面的时候,仰慕过桥米线,花了其他方便面一倍的钱弄了那个半吊子的过桥米线泡面,火车上到也是吃的津津有味,可惜的是第二个学期好又多和厂家有龌龊,不卖这个面了,因此只好又吃回红烧牛肉面。
  过了一年进入了大三,我也开始了十分堕落的生活,基本按欧洲时间来作息,此时学校还是通宵供电,每天大约早上四五点睡觉,中午十二点过起床。这个时间不上不下,再晚一点的话食堂关门也就死了心,这个时候去食堂的话也只有挑剩下的菜了,经常在电脑面前思想斗争半天之后跑去北门外面吃过桥米线,偶尔有同去者,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去的路上顺便买上一张报纸或杂志的话,在面馆里磨磨蹭蹭的就能干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因为座位挺紧张,而且生意也不错,开始时老板看到我明明已经吃完了面却慢吞吞的就着报纸调戏最后几根面条还挺不高兴,后来去的多了也就不好意思赶我。这个时候过桥米线逐渐风靡全班,好事者曰百脑汇过去一点的那个过桥米线当真要得云云,于是在一个中午聚众前往,场面倒是蛮大,可惜面一端上来就兴味全无,味道没有调好,居然是淡的,唯一的优点就是面可以随便加,于是我为了捞回本钱连着添了三次,差点就撑死在那里,地方远价格高面还不好吃,回到寝室集体鄙视推荐者一通,第二天还是去了原先那个店面。
   到了杭州就很久没碰过过桥了,诺大一个城市总该有几家才是,什么时候去看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