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17, 2005

remember the time.the field

         北园乃至整个西区只有一块足球场和十几个挨边的篮球场,而北园闷骚的学生人数和拥有两块足球场和数十的篮球场的东园却是相差无己,于是每天下午体育场上都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除了有些两点钟就占了位置打半场的之外,其余大半的篮球架下面都聚集了十几个嗷嗷待脯饥渴的眼神,足球场更是紧张,一块场地最多的时候会划出六七个小场,更加晚到的只好在跑道上扔几块砖头权作球门开始演练。每次在宿舍楼顶远眺球场,人群的密集程度总是让我想起夏天游泳池里下人肉饺子的情形。
        前期的时候身体还能动,班上也有几个人打篮球,吼上一声也有几个能兴冲冲的下去玩上半天,挥洒着青春的汗水,虽然其中大部分时间是看着球在其他人的手里飞过来飞过去,但是也颇有点自得其乐的味道,偶尔过了个人,传出一个妙传,甚至有时候鬼上身盖人家一个帽都可以让人兴奋许久,自然,被别人过,被别人帽的时候占了绝大多数。球场上也能结识不少的人,通常是以球会友,偶尔半场碰到高手便会很高兴。不过到了后来变得身体发福思想落后,除开体育课的篮球课和足球课,基本不到球场,不过一想到其实是为那些学弟们让出了场地,心里还是感到暖洋洋的。太阳升起,胸口的红领巾随着冬天的寒风舞动........这是一个多么熟悉的景象亚,似乎小学的时候经常这么写来着。
         (另外体育老师是一个很奇怪的更年期男人,和处于同样阶段的大多数人一样,他也无可救药的染上了两种毛病,唠叨和怀旧,这两个毛病单独出现杀伤力还不大,结合起来之后立刻脱胎换骨连跳数级。他以“我以前的学生…… ”作为开头,绕了一大圈之后开始对腐朽堕落的我们进行思想教育,不过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切中要害,又没有狼狗大叔那样的穿透力,所以个个都无动于衷,要是此时有旁人经过,就会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口若悬河的控诉社会,对边则有十几个二十来岁的男青年或两手抱胸饶有兴味的直视前方,或闭目垂首的打盹,或抬头远眺蓝天,或交头接耳不一而足。于是过了一会老师就很恼火,一般情况下会让我们排成纵列,间距一手臂,然后手搭在前面人的肩上,平视前方,以脚尖向前起跳。开始我们还不以为意,到了下课吃饭的时候才注意到,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要是穿上清朝服装脸上贴张黄纸,那根本就已经是湘西赶尸了 ……)
       球场通常都在进行体育活动,自然也少不了打架这个最牛b的体育活动了,发生在球场外的打架通常是单挑,打起来便没有气势,而球场上的人们一般都充满了激情,一开始打,到后来肯定是群架,规模大小看在场人数而定,传说有一次足球场上一百多人一齐打架,场面蔚为壮观,听旁人描述当时可是飞沙走石,见人就打,此时见势不妙,拔腿飞奔才捞回一条小命云云。如此规模的群架居然未能亲见,憾甚憾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