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16, 2005

remember the time.before sunrise

         11月已是深秋,成都凌晨吹过的风也有了一些凌厉的味道。不过此时天色一点光亮都没有,严格算来当属深夜。一行一百三十余人陆续在宿舍底下集结,简单的点名报到之后就随着响亮地号子开始了晨跑。很多年后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胡思乱想,突然间想起了大一那年的这个情形,心下对当时的人数颇为惊讶,更想不通当年自己是怎么做到天不亮就能起床的--现在如果这个时候醒着,那肯定是因为之前都没有睡---想了一会正要睡着,对面的王先生起床准备跑步,于是便喊了一声“帮我点个名”,然后拉起被子进入梦乡。
       北园附近有两个吃早点比较集中的地方,一个是往7教方向的西点房,一个也是往3教方向的食堂,西点房小食堂大,因此总是觉得西点房一片生意兴隆的样子,偶尔早起上课,西点房门口总是熙熙攘攘络绎不绝,而食堂则是一如既往的衰样,每次中饭和晚饭时都拥挤不堪的大片座位上只是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人,偶尔也会有只有两三个人的,“好似包厢一般”,在某次买完豆浆时听到铃声,然后急冲冲的跑向教室的过程中,一个同学恨恨的扔下了这句话。
          其实大学里早起的人很多,6点钟左右就开始有晨跑的人起床,然后7点钟左右回到寝室开始看书,过大半小时便上路开始去上课。和大一的时候不同的是,大二的早晨第一节课上座率极低,尤其是当教室处于远方的7教,四个班的教室通常只会有两个班的量,而且如果从这些上课人群中统计大学工科女生的比例的话,你会得到一个让女权主义者们很高兴得数字。上完课回到寝室,离开时全都睡得死气沉沉仿佛只有王子的吻才能使其醒来的我这时候通常都已经睡眼迷离的坐在电脑前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奋斗。“点名了么”。通常以这句话作为起点,然后回答否定的话便哦的一声继续工作,如果是肯定的回答,便暗暗的诅咒一声,然后也是继续工作。
      但如果是考试的清晨,一切都是大不一样,天不亮就纷纷起了床开始做最后的磨枪,毕竟只是前一天的晚饭后才开始的复习,基础不够牢固的弱点只有靠清晨新鲜空气所赋予的强悍的记忆力来弥补,而且为了考试时的地利而抢占有利位置也是属于早到者的特权。这个时候平时上课的人们反倒起床的晚了,作为考场情报的输出源,他们只需要到考场去坐为他们预定的位置即可。知识的力量在要用到的时候总是能以正确的方式显现出来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