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15, 2005

remember the time.after sunset

不出所料的话,大学将是我所度过的最后一段美好的时光。为了避免将来回忆的时候只记得美好这个形容,而忘记了具体的事情,在记忆还没有完全消逝之际,我想我应该稍微的纪录一下。


        听装啤酒在校内是没有销量的。因为它没有用处。
                                                      -------某一次午夜的哀叹
       平静的白天里,七八层高的宿舍总是静静的卧在那里,除开偶尔有些闷骚的人弹弹吉他,吹吹口琴,拉拉二胡,其他的时候总是宁静的。只有到了天色渐暗的时候,宿舍楼才会逐渐显露出狰狞的面目,四处散发着诡异的攻击力。
      大话西游普通话版里那首only you,在某一个夏天的午夜,曾经躺在床上听到过一个完美的翻唱,似乎是对面5舍传来的,那凄凉而又悠长的声线一下子就击中了正在讨论av的我们,默默地听完了如倾似诉的整首歌之后,纷纷聚集到了阳台寻找那个声音的来源。随后为了表示对其歌声的赞赏,某一个啤酒瓶俯冲接触了地面,迸发出来清脆的声音提醒了几栋楼的人们,于是啤酒瓶们纷纷争先恐后的投向了大地母亲的环抱,而楼下的自行车们则又接受了一次例行外的洗礼。不过其实这属于反常的现象,通常的情形是12 点钟拉电之后一群荷尔蒙过剩的人开始在阳台上哀怨的吼“来电”,不一会声势便会庞大起来,然后啤酒瓶就开始助兴,烧着的报纸也开始飞舞,可再生资源自来水则一盆接一盆的的往下泼实在什么也没有的便拿个矿泉水瓶敲铁栏杆助威。某次扔东西,吃了楼下是草地的亏用不了自来水,啤酒瓶用完之后无物可用,于是室友想起了旁边的热水瓶,不过热水瓶乃公器,虽然是破掉的但他作势欲扔之前还是回头请示了一声& ldquo;这个热水瓶不要了吧”,然后发现导员神奇的站在他的身后,沉默一阵后导员做抓奸在床状沉声喝问“你做啥子”,同学放下热水瓶往寝室里走“我问他们这个热水瓶还要不要”,随后没事一样说了一声“这个热水瓶还是能用的嘛”,然后两眼大义凛然的直视导员,导员反被这个态度搞得有点心虚,随便叮嘱了几句早点睡便落荒而逃。导员没到过我们寝室几次,而这几乎也是最后一次。
        这样的情形几乎每个星期都能上演一次,我们只能蹂躏楼下的自行车,而在没有围墙的东区,则有传说两边宿舍废掉一辆汽车的故事,真实性是不敢确认,反正我从来没看到过晚上有车子敢停在那条路上。到了每年的6月份,大四们的宿舍就开始了最后的疯狂,所有可以移动的东西最后的归宿都在楼下的空地。即使白天从楼下经过,如果是珍惜生命的人,通常会大喊一声“不慌扔,老子要过切”方才战战兢兢的快速跑过。扔下来的东西更是千奇百怪层出不穷,从最常见的是啤酒瓶,到匪夷所思的床板棉被,再到大款专用的电视机显示器等等。墨水瓶的质量果然靠得住,三楼扔下去一点事也没有,那些茶杯之类的就完全不能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