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0, 2005

欧阳修.归田录

仁宗即位,改元天圣,时章献明肃太后临朝称制,议者谓 撰号者取天字,於文为“二人”,以为“二人圣”者,悦太后尔。至九 年,改元明道,又以为明字於文“日有并”也,与“二人”旨同。无何, 以犯契丹讳,明年遽改曰景佑,是时连岁天下大旱,改元诏意冀以迎和气也。五年,因郊又改元曰宝元。自景佑初,群臣慕唐玄宗以开元加尊号,遂请加景佑於尊号 之上,至宝元亦然。是岁赵元昊以河西叛,改姓元氏,朝廷恶之,遽改元曰康定,而不复加於尊号。而好事者又曰“康定乃谥尔"。明年又改曰庆历。至九年,大旱,河北尤甚,民死者十八、九,於是又改元曰皇佑,犹景佑也。六年,日蚀四月朔,以谓正阳之月,自古所忌,又改 元曰至和。三年,仁宗不豫,久之康复,又改元曰嘉佑。自天圣至此,凡年号九,皆有谓也。
这段实在太搞笑了,先是改掉年号作为对西夏的外交抗议(换成现在的话应该就是“表示最严重的遗憾和关切”),然后取得新年号也不安生,过了一年居然被说成是谥号,早前拍板的时候怎么都没人注意,好事者果然是好事者亚。
太 祖时,以李汉超为关南巡检使捍北虏,与兵三千而已,然其齐 州赋税最多,乃以为齐州防御使,悉与一州之赋,俾之养士。而汉超武人,所为多不法。久之,关南百姓诣阙讼汉超贷民钱不还及掠其女以为妾。太祖召百姓入见便 殿,赐以酒食慰劳之,徐问曰:“自汉超在关南,契丹入寇者几 ? ”百姓 曰:“无也。”太祖曰:“往时契丹入寇, 边将不能御,河北之民,岁遭劫虏,汝於此时能保全其赀财妇女乎 ? 今汉超所取,孰与契丹之多 ? ”又问讼女者曰:“汝家几女,所嫁何人 ? ”百姓具以对。太祖曰:“然则所嫁皆村夫也。若汉超者,吾之贵臣也,以爱汝女则取之,得之必不使失所,与其嫁村 夫,孰若处汉超家富贵 ! ”於是百姓皆感悦而去。太祖使人语汉超曰:“汝须钱何不告我,而取於民乎 ! ”乃赐以银数百两,曰:“汝自还之,使其感汝也。”汉超感泣,誓以死报。
那时候百姓见个皇帝原来这么轻松的么,不过老赵做人挺地道,怪不得会被黄袍加身呢。
石资政好谐谑,士大夫能道其语者 甚多。尝因入朝,遇荆王迎授,东华门不得入,遂自左掖门入。有一朝士,好事语言,问石云:“何为自左 ( 去声 ) 掖门入 ? ”石方★班,且走且答曰:“为大 王迎授。”闻者无不大笑。杨大年方与 客棋,石自外至,坐於一隅。大年因诵贾谊《鹏赋》以戏之云:“止於坐隅,貌甚闲暇。”石遽答曰:"口不能言,请 对以臆。” 钱 副枢尝遇异人传相法,其事甚 怪,钱公後传杨大年,故世称此二人有知人之鉴。仲简,扬州人也,少习明经,以贫佣书大年门下。大年一见奇之,曰:“子当进士及第,官 至清显。”乃教以诗赋。简天禧中举进士第一甲及第,官至正郎、天章阁待制以卒。谢希深为奉礼郎,大年尤喜其文,每见则欣然延接,既去 则叹息不已。郑天休在公门下,见其如此,怪而问之,大年曰:“此子官亦清要,但年不及中寿尔。”希深官至兵部员 外郎、知制诰,卒年四十六,皆如其言。希深初以奉礼郎锁厅应进士举,以启事谒见大年,有云:“曳铃其空,上念无君子者;解组不顾,公 其如苍生何 ! ”大年自书此四句於扇,曰:“此文中虎也。”由是知名。 杨 文公 以文章擅天下,然性特刚劲寡合。有恶之者,以事谮之。大年在学士院,忽夜召见於一小阁,深在禁中。既见赐茶,从容顾问,久之,出文藁数箧,以示大年云: “卿识朕书迹乎 ? 皆朕自起草,未尝命臣下代作也。”大年惶恐不知所对,顿首再拜而出。乃知必为人所谮矣。由是佯狂,奔於阳翟。真宗好文,初待大年眷顾 无比,晚年恩礼渐衰,亦由此也。 寇忠愍之贬,所素厚者九人,自盛文肃以下皆坐斥逐,而杨大年与寇公尤善,丁晋公怜其才,曲保全之。议者谓丁所贬朝士甚多,独於大年能全之,大臣爱才一节可称也。 杨大年每欲作文,则与门人宾客饮博、投壶、奕棋,语笑喧哗,而不妨构思。以小方纸细书,挥翰如飞,文不加点,每盈一幅,则命门人传录,门人疲於应命,顷刻之际,成数千言,真一代之文豪也。 杨大年为学士时,草《答契丹书》云:& ldquo;邻坏交欢。”进草既入,真宗自注其侧云:“朽壤、鼠壤、粪壤。大年遽改为“邻境”。明旦,引唐故事:学士作文书有所改,为不称职,当罢,因亟求解职。真宗语宰相 曰:“杨亿不通商量,真有气性。”  寇莱公在中书,与同列戏云: “水底日为天上日”,未有对,而会杨大年适来白事,因请其对,大年应声曰“眼中人是面前人 ”。一坐称为的对。
欧阳修好像对杨亿感觉不错,短短的一片归田录里大年出现的就有七条,大概是除了皇帝之外最多的。查了一下宋史, 果然是个牛b人,11岁那年就艳名远播,连皇帝都特意派人去考他, 之后就基本享受朝廷俸禄了。成年后去许州实习了一段时间,回来参加科举赐了个进士及第。不过后来似乎沦落为枪手,传说当时摆在皇帝面前的表疏,大部分是杨 亿捉刀的。然后一个人干完了八十卷《太宗实录》其中的五十六卷,主编就是上面那个钱副枢。另外还有一个关于他轻视老人的故事,翰林院两个老人受不了他的态 度,终于一天其中一个说“不要老是说老,你他妈的过几年也就老了”,另一个比较阴毒,说“ 杨亿怎么会老呢”,听着感觉挺厚道,不过其实是在咒他短命,翰林院的骂人骂起来也是不一样啊,年少得志,骄狂一点也是在所难免,不过 那句话倒是变成了现实,四十几岁那年杨亿生了场病,养了两年终于好的差不多了回来工作,四十七岁那年就挂了。google了一下杨亿,似乎关于麻将的第一 本著作也是出自他的手下,对佛学的研究比较深入,似乎在佛学史上也有一定地位,禅林宝僧传里面有记载他和和尚打机锋的过程。什么时候资料收的全一点可以写一下这个人玩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