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9, 2005

一些想法


看了里屋的这个帖子,

世界观如果对方法论没有可行的指导,那便没有存在意义亚
       科学对一些无法证伪的东西的处理方法是认定它不存在,比如那个很有名的车库里的龙的故事
       这在我的理解里是一种实用主义导向的处理方法,当一个变量对方程没有影响,它不能从方法论的角度为我们提供任何信息的时候,不如干脆去掉这个变量.
       例如那个多重平行宇宙学说,虽然每次选择宇宙便分裂一次基本完美的解释了薛定愕的猫,虽然无法对其进行证伪,但是这个理论对我们推导其他理论没有任何用处,只是为了解释波函数的塌缩而存在,那么在即使承认其正确也没有任何用处的情况下,只好绕过它另找途径.
       对一些宗教主张的人格化的神,以及另外一些神秘主义也是类似的处理方法.

卡尔-萨根   《魔鬼出没的世界》
“在我的车库里有一条喷火的龙。”
 假如我非常肯定地对你这么说,你一定想亲眼看一下。几个世纪以来流传着无数关于龙的故事,但从没有真凭实据。这可是个好机会!
  “带我看看。”你说。我带你到我的车库。你往里看,看到的是一个梯子,一些空的油漆桶和一辆旧的三轮车,但没有龙。
  “龙在哪里?”你问道。
  “噢,它就在这儿。”我回答说,胡乱地挥了挥手,“我忘了说明,它是一条看不见的龙。 ”
  你建议在车库地板上撒上面粉以获取龙的爪印。
  “好主意,”我说:“但龙是浮在空中的。”
  然后你想用一个红外线探测仪检测龙喷出的看不见的火。
  好主意,但看不见的火也不会发热。
  你想对龙喷漆使它现身。
  “好主意,但它是非物质的龙,油漆无处可粘。”如此如此。你每提出一种物理检测方法,我就找个特殊理由来说明你的办法不会有效。
  现在,一条看不见的、无实体的、浮在空中的、喷着没有热度的火的龙与根本没有龙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