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1, 2005

golden time

当电话那边分明的传过来哭泣的声音的时候,我仍然手足无措.

     首先是因为这个人其实我并不是很熟,见过几次谈过几次而已,在无处倾诉的情况,她找了我来倒苦水,到伤心处便控制不住,几次的哭了出来.我对这种情况尤其的不适应.因为这不属于我所能理解的方式.

     其次是因为这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个情景(虽然曾经自以为能记住当时的一切,但是此刻记忆的模糊又一次证明了时间冲淡一切的正确性.)

     她先是抱怨我态度忽冷忽热,让她不知如何是好,我说这是我的性格而已,不要这么任性.随后过程中,当时不知轻重的我说了几句重话,然后那边忽然间沉寂,然后传来了啜泣的声音,大脑于是一片空白,又觉得是自己的不对,隐隐又似乎有几分窃喜,想安慰道歉不知从何说起,手足无措也不知如何是好,到说出来的时候只变成了口气十分生硬的一句"不要哭"(当时不是用普通话,而是家乡话,口气的原因听起来应该更像"不许哭")..之后记不大清了,不过随后的冷却应当是从这里开始.不久后,她寄来了我写给她的信.我一封一封重新看过,然后拒绝了她索回信件的要求.

     年轻真的很好.即使只拥有苍白的回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