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7, 2005

杰作

前天晚上我加完班,紧赶慢赶坐上了末班地铁,空荡荡的车厢里没几个人。我刚坐下,一个衣冠不整的中年男人就凑了过来,我戒备地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也正冷冷地盯着我看。
我瞪了他一眼,他却迎着我的目光凑得更近,然后似笑非笑地对我说:“上个月郊区的一条小河里发现了一具无头女尸,你知道是谁杀的吗?”我一听,心跳骤速。
见我一副惊疑的样子,他又说:“前两天,火车站有几个外地旅客被一伙人持刀乱砍,你知道是谁干的吗?”我结结巴巴地回答:“不……不知道……”“最近疯狂一时的‘斧头帮’你总听说过吧?”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同时一只手向随身斜背着的一个大包里伸去。
这下我真吓着了,忙把手插进裤兜攥紧了钱包,同时一边估量他那个包里能不能放得下一把斧头,一边在做心理斗争:是现在就喊救命,还是等呆会儿车一到站就马上跳出去?


还没等我做出决定,他就变戏法似的从包里。。。。。。


拿出一沓报纸,换上一副笑脸说:“买一张今天最新出的法制新闻报吧,看完你就都知道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