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07, 2017

跑步随手记1

5月17日,又一次运动损伤。

前一天晚上是正常的跑步,当天出门到下沙参加培训都正常,上课过程中逐渐感到脚踝不妥,到下午课程收工,基本就只能一瘸一拐了。

诊断结果是扭伤,尽管没扭到过。

这次受伤当时对我心理影响还挺大,一方面自认已经在避免受伤上相当注意了,另一方面是完全没办法理解是怎么受伤的。

现在回想起来的话,应该是跑法从全掌改到前掌,对小腿以及脚底力量要求提高,而自己也忽略了身体信号,实际上左脚脚底侧面紧张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之后继续跑应该还是会继续前掌,跑起来相当愉快,比全掌的膝盖轻微炎症来说,似乎前掌的问题比较好克服一些。

相应的配套训练会改成小腿力量和柔韧性为主。

具体而言就是提踵和脚踝相关的拉伸。

应当对身体信号更加敏感,任何跨越两次跑步周期的不妥,不管感受上多轻微,都要引起注意并进行相应调整。

伤愈复出加上气温回升,要追上受伤前不久刚刷出来的pb会比较难,暂时目标是降温后的九月份能达到150心率5分30秒.

十二月 18, 2014

echo of mech

Hearthstone_Screenshot_12.18.2014.10.16.07.png

虽然卡组的名字叫做机械残影,不过很可惜我到现在还没开出麦迪文残影,只能先用其他牌代替一下。

牌组的思路是舍弃法术追求控场和节奏。前期通过亡语以及机械铺一波,随后利用疯狂科学家、为了达拉然以及地精炎术士的节奏优势控制住局面,如果对面还没崩盘,就依靠烈焰风暴延缓对手,等安东尼和零件救场。

尽管曲线偏低,但这并不是一个抢血的快攻卡组,控制场面积累优势,适时补充手牌是主要操作思路。

卡牌的选择上,

首先奥术智慧是麦迪文残影的代替品,如果开出残影,会先替换掉一张,另外一张残影是继续换奥术智慧,或者机械雪人还是一个奥秘,需要实验一下。

寒冰屏障是融核残影的必备奥秘,也就留下来了。实际上在这个牌组里除了扰乱对方判断之外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苟延残喘的一回合通常也改变不了局势,可以换成法术反制乃至扰咒术。

送葬者的位置原先用的是法力浮龙,思路本来是通过零件进行buff,不过前期水晶比较紧张,后期零件也不会留给它,正好牌组里有8个常驻亡语随从,送葬者的机会更多一些。

肉用僵尸换掉的是另外一张烈焰风暴,这是针对当时环境做出的调整,面对过多的快攻,烈焰风暴显得太慢了一些,肉用僵尸的遏制效果更强。到不同环境之后这张牌也可以随时调整,另外一个机械雪人,砰砰先生都是可以考虑的,当然我没有砰砰先生。

疯狂科学家和复制可以用来抽牌以及补充手牌,但是这个牌组里也塞不进太多的奥秘,不然会妨碍前期铺场。4张奥秘不算少,但是第二个疯狂科学家抽不到奥秘的情况也经常发生,幸好在这种情况下,一般来说为了达拉然的combo都会发生一两次,也不会太妨碍节奏。不过是否要再增加一张奥秘还是可以斟酌一下的。

四月 03, 2014

My hand is too full

这是个娱乐向的炉石传说牌组,根据大量天梯经验的结果,对阵快攻基本上是九死一生,并且毫无乐趣可言;但是反过来,对手如果是控制流或者OTK(当然现在基本没OTK了),胜率极高的同时,看到对面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应对,也是极高的享受。

这个牌组运作的基本原理有两点:
1、只有在下个回合能打出去的手牌,才是有用的手牌。
2、只有能在场上站住的随从,才是有用的随从。

针对第一点,这个牌组的关键牌,鱼人寒光先知(战吼:双方同时抽两张牌),配合暗影步、年轻的酒仙,会努力的向双方手里塞满手牌。本牌组极低的法力曲线,可以快速清空自己的手牌,而控制流的对手很难做到这一点。当然,对于快攻对手来说这完全不是问题,于是也就成了我们的问题。

对于第二点,rogue职业牌里有闷棍以及消失可以针对对方随从的出场状态进行操作。当然劫持者也可以,不过它的耗费高出场机会太少。


Hearthstone_Screenshot_4.3.2014.13.45.59.png

可以看到,30张牌中,只有4张高于3mana,碧蓝龙的三个特效无可替代:一个44的出场随从是牌组里最大的,抽一张牌缓解始终摸不到寒光先知的尴尬局面,法伤加一是为影袭和刺骨准备的。6费的消失当然是属于高消费牌,不过它通常都是和蓄势待发搭配使用,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张3mana。

牌组随从里有6张战吼,4张combo。尽管大多数情况下暗影步和年轻酒仙以及消失都是要留给寒光先知的,不过偶尔给其他牌使用效果也不差。

低法力曲线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有时候攻击力会不足以杀死对手,在有时候不得不把刺骨使用在对方随从的时候更是如此。

有两个解决思路:首先,从开局开始如果有机会,多用小匕首向对方脸上招呼;其次,万一对手是一个正在攒牌的打法,比如北郡或者苦痛侍僧,千万要隐藏意图,先帮它抽足够的牌,再让寒光先知出场,顺利的情况下,在第十三四回合左右对方就可以摸完手牌开始疲劳伤害。

这也是这个牌组最大的乐趣所在:让对方疲劳死亡;稍次一点的乐趣是看到对手提示My hand is too full后,扔掉的一张张手牌。再次一点的自然就只是无聊的胜利而已。